新京报:密云水库蓄水量创新高 鸟儿回来了

【来源】: 新京报 【发布时间】: 2017-08-17 

密云水库蓄水量创新高 鸟儿回来了
护林员讲述,水库内形成鸟岛约有300多只苍鹭,几乎每棵树上都有鸟巢;明年底水库将全封闭管理



8月15日,在海拔239.7米的荞麦峪防火塔俯瞰密云水库,库区植被丰富,对岸就是“鸟岛”。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2016年12月9日,密云水库边的绿头鸭。王国学供图



    2016年12月9日,在密云水库拍摄到的休氏银鸥。王国学供图


  今年7月,密云水库蓄水量已超过18亿立方米,突破2000年以来的最高值。随着水位的上涨,水库内一个小岛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密云水库林业所副所长王国学介绍,之前岛上仅有几只苍鹭,从2015年开始鸟类越来越多,到了今年春天,这里大概有300只苍鹭筑巢繁衍,几乎每一棵树上都有鸟巢。如今,这座岛已被护林员称为“鸟岛”。
  鸟类为何重新回到密云水库筑巢繁衍?常年监测北京市鸟类变化的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史洋认为,鸟类一般会选择人为干扰少,周边生态环境好,食物链完整,能够为其提供充足食物的地方繁衍。
  水位上升小岛只露树尖
  在荞麦峪防火塔瞭望员张如华的望远镜里,密云水库内多个“探”进水库内的半岛已不见踪影。他指着视野内的两点绿影说,7月中旬时,这个小岛距离水面至少四五米。随着密云水库蓄水量增加,水位上涨,半个月前,水面上只留下了两个树尖。
  荞麦峪防火塔视野开阔,海拔约240米,是密云水库人工监测的最高点。2014年,张如华重新成为瞭望员,在他的记忆里,水库内的水面越来越大。“过去防火的时候,大部分仍是陆地。现在水面开阔了很多”。
  在张如华的望远镜里,正对面的一个半岛上也悄然发生变化。“大概从2015年开始,在这个岛上可以看到很多鸟飞来飞去。冬天封库的时候,在一些冰面的通气口,还能看到包括海鸥在内的鸟在饮水”。说话间,他将望远镜摆正位置。“你们看,现在还能看到白色的鸟和树上的鸟窝”。
  如今,这座岛被护林员称为“鸟岛”。
  岛上发现鸿雁“恍若仙境”
  2014年,王国学回到密云水库林业所工作。他说,这座岛之前也零星可以看到一些鸟类,但如今越来越多。白鹭、苍鹭、斑嘴鸭……说到鸟岛上发现的鸟类,王国学有些激动,有一次还看到了鸿雁,那是他最喜欢的鸟类。
  密云水库管理处大院西边向南300米开外的一个狭长月型的区域是王国学的常去之地,这处1.5公里的区域被称为调节池,是密云水库向京密引水渠放水的过渡区。
  这并不是王国学上下班的必经之地。但自从他偶然发现这里鸟类比较多后,每天都会绕道过来看看有什么鸟类。
  7月初的一个午后,阳光直射,空气燥热,一动就是一身汗。然而,他还是耐不住性子,午休时间跑到了调蓄池。“那天就发现了鸿雁”,说到这,王国学仍难掩兴奋,“太难得了,有种恍若仙境的感觉”。
  在王国学眼里,这样的场景在数年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2014年刚来的时候,护林过程中,没看到过数量这么多的鸟类”,王国学说,偶尔能看到一些分散的鸟巢。今年3月14日中午,他曾用长焦相机一只只数了岛上一个侧面三分之一长度,发现了百只鸟类,由此推断岛上约有300多只苍鹭。“我们护林的时候,发现这座岛上几乎每一棵树上都有鸟巢”,他说。
  在鸟类监测者史洋的眼中,北京是鸟类迁徙中一个重要的驿站,位于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内,处于东北向华北过渡地带。“相当于一个咽喉地带,观测到的候鸟相对较多,大约有300多种鸟类会从北京路过”。
  植被茂密草丛齐腰高
  除了越来越多的鸟类在密云水库安家落户之外,密云水库库区封闭后,没有了人为干扰,植被也越来越茂密。
  身为林业所副所长的王国学,被同事们称为“动植物通”。护林的过程中,他开始对动植物产生兴趣,并把觉得有趣的采集回来制成标本。
  在林业所的办公区,专门开辟了一个动植物标本馆。王国学一一介绍着它们的名字,樗蚕、绿尾大蚕蛾等。目前已记录植物总数400余种,初步统计有各类昆虫标本60余种800余只。
  王国学说,他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植物性和动物性调查,为密云水库积累一些基础性资料及基础数据。
  如今,密云水库库滨带已完全封闭。密云水库林业所副所长史家福回忆,库区封闭后,植被越来越茂密。现在人都很难走进去,基本都是齐腰高的草丛。
  未来,密云水库环库还将建设398公里围网,明年底将实现对水库的全封闭式管理。
  8月4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曾到密云调研,乘船察看水库蓄水、保水情况。
  他指着密云水库堤坝上一座标明历史最高水位的黑色石碑说,素有北京城里三杯水,一杯来自密云水库一说,而这杯水是兜底的,密云水库的水是生命之水。这条水位线记录了历史,今天我们在这里约定,在北京城市总规期限内,努力让水库蓄水量早日恢复到历史最好水平。
  ■ 链接
  哪些鸟类迁徙路过北京?
  北京位于动物地理中的古北界和东洋界的过渡地带,是全球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
  候鸟为春秋两季沿着较稳定的路线,在繁殖区和越冬区迁徙的鸟类,分为夏候鸟、冬候鸟和旅鸟。
  其中,夏候鸟为夏季在某一地区繁衍,秋季离开到南方较温暖地区过冬,第二年春又返回这一地区繁衍的鸟类。冬候鸟为冬季在某一地区越冬,翌年春季飞往北方繁殖,至秋季又飞临这一地区越冬的鸟。旅鸟则为迁徙途中经过某一地区,不在此地繁衍或越冬,只作短暂停留的鸟。
  春季,灰鹤、大雁等就来到北京周边的湿地,它们要在这里停留1个月左右,补充食物,等恢复体力,会飞往东北、内蒙古乃至更远的北方繁衍后代。接着来的是野鸭等鸟类。
  雀形目的小鸟在3月底也会陆续来到北京,大部分稍作停留便继续向繁殖地迁徙,一小部分会留在北京繁殖。每年4月,种类繁多的猛禽会尾随小鸟迁徙至北京。最晚来到北京的是鹭鸟,如苍鹭、夜鹭、白鹭、池鹭等,大部分迁徙来的鹭鸟会在北京选择繁殖地,度过夏天。
    《新京报》(文/信娜)(2017年8月17日 第A07版)

责任编辑: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