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日报:羊倌弃鞭直奔“甜蜜事业”

【来源】: 京郊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8-09 

   
 蓝天白云下,刁久立和妻子在蜂场忙活,心情倍儿舒畅。 


    车道峪,密云区太师屯镇东北部浅山区一个小村,安达木河穿村而过。
    昨天,记者沿安达木河畔进村,河,清澈见底;山,错落有致;山间,郁郁葱葱。河岸北侧,一座院子,这是蜂农刁久立的家。
    “7月24日,南1、2、3排,关蜂王;7月25日,南4、5排,关蜂王……”刁久立家的正屋墙壁上,挂着一个记得密密麻麻的工作日记本儿。
    “眼下正是产蜜高峰期,这几天得忙着杀蜂螨,繁殖蜂群。”刁久立说,这面墙壁以前挂的是放羊鞭;自从他放弃养羊这一行当改为养蜂之后,赶羊的鞭子也下了岗,挂上了养蜂日记本。
    早年前,由于水草丰富、靠近山场,车道峪河沟两侧成了养牛羊的宝地,曾聚集着近十家养羊场。
    如今已近知天命之年的刁久立,早在5年前在河边包了4亩地,建了3排羊圈,村周边山场和河沟是他放羊的地方,经常被羊啃得光秃秃的。
    随着生态涵养发展的推进,当惯了“羊倌”的刁久立,毅然决定转行,改为养蜜蜂,借助家门口的绿水青山,吃“绿色生态饭”。
    “以前放羊,啃青,真没少破坏生态环境。”刁久立回忆说,他家养羊那几年,最多时存栏200多头,一年能有六七万元的收入。为了节省饲料,减少养殖成本,他和周边的养殖户们,都到河沟和山场里放羊,有时大家还“争地盘”;家门口山场吃秃了,就翻到其他的山场上去放羊,这羊越放越远。
    “不能再这么干了!得转行。”刁久立告诉记者,如果因为自家私利而牺牲社会生态效益,这对不起子孙后代。
    转行养蜂前,刁久立在河边遇到一位养蜂人,几番攀谈下来,才知道家门口山场上的荆条都是蜜源,很适合养蜂。于是,他和爱人一合计,将存栏的羊全卖了。放下羊鞭,扛起蜂框,刁久立家的营生,从“靠山吃山”变成“借山发展”。
    刁久立带领记者来到后院,12排蜂箱码成了一条线,旁边是养蜂库房。“这库房占的地儿以前就是羊圈。”刁久立说,“养蜂是保护和受益于生态,是一个甜蜜的事业。”
    刁久立告诉记者,他们村位于密云水库二级区,养殖产生的粪污多多少少都会带来环境污染,安达木河是密云水库上游潮河的支流,保护安达木河的水体、避免污染,就是为保护密云水库作贡献。
    如今,刁久立已加入养蜂合作社,蜂蜜不愁销,收入已远远超过了养羊。
    记者从密云区获悉,为保护密云水库这盆净水,密云在水库一级保护区内实施全面禁养畜禽,鼓励农户养蜂,并免费为农户提供蜂群、蜂机具和技术,像老刁这样的养蜂户,全区已达2000户,蜂群达十万余群。养蜂这一绿色生态产业,正逐渐成为密云农民的主导产业。
    《京郊日报》(文/杨旗 摄/宋佳音)(2017年8月9日 第01版)

责任编辑: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