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日报:吉家营的传说

【来源】: 京郊日报 【发布时间】: 2017-06-01 


吉家营城门。


完整的影壁。

 
雕刻精致的门蹲儿。


 
    城镇化进程与古村落保护并行,进程越快,保护越迫。2013年曾看到过一则消息,北京有四个村子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其中密云是吉家营,明代戍边的营城,也就引起探访兴趣。
    古村存有古迹
    营城建在边关,地处北部山区,这里的地理位置重要。之前做了功课,遍寻资料,小山村,可供太少。查过明代万历年间编印的《四镇三关志》,各路营城堡上记:“吉家庄营城堡一座,洪武年建。”能知明朝初年,这里建起了城堡。那时的名字称为吉家庄。庄与村相近,是否建立城堡前已有了村落,是否住着大户人家。时至清代,北部边关防卫作用减弱。成书于明末清初的《昌平山水记》载:“吉家庄堡提调一人守之。”而到了清晚期的光绪《顺天府志》记,距密云县治“一百二十五里,吉家营城,把总驻焉。”提调与把总有着级别差距。
    古时称吉家庄,吉家应是村里的大户。而进到村里,则与想像不一。最大的宅子竟是郝家。郝氏大院旁边有两棵老槐树,显示着古宅的沧桑。门前有石阶,大块的上马石规整,这在当年是地位与身份的象征,显示着主人的气派与富有。大门内有影壁,房前有砖雕,表面纹饰精致,透出做工讲究。村党支部书记李洪臣介绍,郝氏非常有钱,当年往城里运银元,用18匹骡子拉了3个月。传说中的细节是银元,一定是近现代的事,与古时的吉家相距几百年。簪缨之家,五世而衰,村里现今已没有吉姓。风水转了那么多年,至清末或民国时,轮到了郝氏。宅院完整,也只有近百年的建筑才能如此。而今这位郝氏也不知去向,村里还有着郝姓。
    村里民俗民风
    古城建有东西两座城门。城门不正对,这是古人建筑城堡的理念,而城门之间一定有大街,联系起城内,形成干道。而此城却有不同,一门各对一条主干道,两条干道平行。不知古城依据了吉家庄原有的格局,还是重新做了规划。寻向村民,说法小有不同,有的说,这是出于战略的考虑,打仗不利时,便于守城一方撤退;有的说,街道交织成变化的网,错落有致,不熟悉路况的人一旦进入,很难辨别方向,更别提闯出去;有的说,如此布局是为了诱敌深入,可以巷战,消灭敌人。总之都认为城堡规划与战争有关。
    走在街上,能看到老房子,旧门楼,雕刻精致的门蹲儿,还有五花山墙。房子围墙用的石头和砖,多有从城堡上拆下来的。城墙还有一部分毁于近现代的战火。城周长大约1公里,高约7米,顶宽4米,下部为条石,上面为砖,没能完整保存下来。残墙上还是留有不少旧城砖石。城门两侧多些,一侧还保存着垛角。幸好两座城门还在,高约3丈多,宽约1丈2尺,经过修葺,门楦还是旧砖原物,两门上各有石额,东门上题有“镇远门”,西门横匾上刻有“吉家营城”。
    有人说,城堡是座武城,城东门外有演武厅、点兵台、教练场等军事设施,因此进一步推测,这里当时是士兵培训基地。处于边境地带,从军事角度分析不会有太多疑问。超出想像的是,西门外南侧有一老式月亮门,门上题写四个大字“里仁为美”。李书记说,这是民国初年手书题写,内容是说邻里之间要仁义善良,这才是美。此语恰好代表了吉家营的民俗民风。一座武城,历经几百年,从战争走向和平,从防御转为居住,不断沉积文化,涵养深厚,着实令人赞叹。
    古城曾有9座庙宇。李书记说,城东有七神庙,城内有玉皇庙、菩萨庙、城隍庙,城西门里关帝庙,西门外马王庙,西北小河边药王庙。原本城北小岭梁头有真武庙,庙经常倒塌,后来在庙里修了把宝剑,指着南山的刘家坟,庙才不塌了。古人用心良苦,这些庙现在还是没有了遗迹。此外,村中还有古树、碾盘、古井等。古井一共两口,一口还在使用,上面的条石已经泛起黑迹。城堡发现过战争用的石雷。
    故事传说精彩
    吉家营流传着许多故事传说。经典的当数呼延庆摆擂齐家庄。北宋初年,因受奸臣陷害,双天官呼延丕显一家300余口惨遭灭门。所幸幼子呼延庆串亲戚不在家中,幸免于难。忠良帮助,呼延庆逃往北方,隐姓埋名。年幼的呼延庆隐居大王庄,习武学艺,长到16岁,身高体阔,力大无穷,武艺超群。为除奸报国,洗雪沉冤,师傅让呼延庆改名王庆,遍游北方,寻访高手,切磋武艺。呼延庆一路闯荡来到齐家庄,距吉家营仅两里路,现称齐庄子,借住齐员外家,设擂比武,战胜20几位壮士,满月收擂。5年后,他回京城报仇,后又登台拜将,挂帅西征,讨伐西夏。故事曲折,具有武城特点,是否也折射出建城堡之前就有了村落呢。
    传说还有娘娘搬家,观音降魔,龙虎争斗馒头山,秦王赶山石修长城,刘伯温挥剑斩龙脉,泥鳅精水路报军情等等,流传着近百个民间故事。难以想像,一个小村落,地域文化如此灿烂与悠久。
    村子发生巨变
    漫步登上古城门楼,顶上经过维修,平整,视野立刻开阔,能看清吉家营城堡位置。城堡处于新城子镇安达木河南岸。南、北、西皆为山峰,各自有形。南山虎背熊腰,北山龙神安卧,形制特殊。古人建城堡一定相中了这里的地形。村子坐落于山谷之中,有一条清澈小河,自东而下,穿过村庄,村民称为小清河。有山有水,自然条件优越,当年吉家庄主定然精心选择,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安家。古时建宅,依据自然,背靠南山,面对清水,所以房屋坐南朝北。
    城门上信步,忽发现了础石,细数有8个,这是梁柱的标志,算来应为三楹。再问,果然当初门上还建有楼。城门本来就高,再有门楼,更显雄伟。望向城墙内外,全村尽收眼底。如今人口增长,居住也不限于城堡内,而选择在城堡外,这从清代以后便开始了,现今城里城外连成片,已很有规模。全村共有二三百户,几百口人,人均收入显著提高,日子越过越好。眼下,村里依托古老文化,正在发展旅游,不仅可看,还有的可吃,美食有二八席,由八个碗菜和八个盘菜组成四荤四素菜,成为吉家营村的传统宴席。蒸肉和豆腐丸子是两道特色菜。
    心中充满诱惑。放眼望去,村子确实在发生着变化,从房顶即可看出,大部分是新房,能感觉出新农村的景象,不禁欣喜。建筑观念有了改变,全都向阳,坐北朝南,已为现代人的生活习惯。成片的灰瓦之间,还夹杂着红色房顶,又显出不协调,便有了怅惘,而灰黑色的旧瓦顶也在逐渐消失,百年的老房已是不多,这些老物件是村里的珍宝,越要失去,越发觉得要珍惜,要保护。
    《京郊日报》(文并摄/高文瑞)(2017年6月1日)

责任编辑: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