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密云水库的兴建过程是怎样的?

【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7-03-20 

  密云水库位于北京市密云县境潮河和白河的上游。潮河和白河发源于燕山山脉的承德和张家口地区,流经京津地区入渤海。河的上游势高水急,下游河道狭窄,京津一带约4000平方公里的地区,在汛期经常遭受水灾,1949年就有600万亩土地被淹,受灾人口达100多万。
  新中国成立后,潮白河两岸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了疏通河道、加固堤岸、抢修险工等治理工作,灾害虽然大大减轻了,但水患仍未得到根治。据1949-1956年的统计,8年中,潮白河下游顺义、通州、宝坻等县(区),受洪水危害的土地达3300多万亩。
  密云水库主要工程有横跨潮、白两河的两座主坝和17座副坝,一条隧洞、一条导流廊道、三条溢洪道和非常溢洪道以及发电隧洞。水库建成后,可以蓄水41亿立方米。水库全部工程共需开挖、填筑土石方2300万立方米,比全国闻名的官厅水库大20倍,比南湾水库大6倍,比大伙房水库大2倍,比岗南水库大2倍,是当时全国已经拦洪的水库中工程量最大的大型综合水库。
  由于修筑工程复杂巨大,密云水库原来预定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末期开工。但到1958年,在“大跃进”形势的鼓舞下,党和政府决定提前根除潮白河的水患,兴建密云水库。这年6月,水利电力部会同河北、北京有关部门向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提议,9月动工修建密云水库。这个提议很快得到批准。
  6月26日上午,周恩来到怀柔水库视察,随后赶往密云县城。他在听取时任密云县委第一书记的阎振峰汇报情况后,立即到潮白河畔为密云水库勘选坝址。陪同周恩来一起视察的王宪回忆道:“总理下车毫无倦意地大步向前走,全然不顾脚下滚烫的一步一陷的沙滩和凹凸不平的乱石堆,只专心一意地远望近观,察看地形。走到规划中的潮白河坝址,他随便坐在河滩中的一根木头上,一边认真地看库区地形图纸,一边同大家一起研究方案。当他听取了水利专家们关于潮白河历史灾害情况和修建水库的规划设想的汇报后,又提出问题与大家共同磋商,经过仔细推敲,反复研究论证和优化对比,同意了潮河主坝与九松山副坝的规划坝址。他站起身来向清华大学张光斗教授询问国外建库情况和现有的先进工程技术,然后他挥了挥手坚定地对大家说:‘我们一定要有敢于赶超国外先进技术水平的思想。他们有的,我们要有;他们没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今天没有的,明天就要有。’总理的话对在场的同志是一个巨大鼓舞,使我们进一步解放了思想,增强了信心。”
  1958年6月27日,周恩来主持召开国务院会议,专题研究修建密云水库问题。会议决定把海河治理规划中拟定的准备在“三五”计划后期开始动工修建的计划,提前到1958年汛后开工。王宪回忆说:“我没想到国务院这么快就决定了修建这座大水库的方针大计,但这毕竟是鼓舞人心的消息。后来我深刻地体会到,周总理几次三番前往正在施工的十三陵水库和怀柔水库现场视察,对工地上的领导干部、工程技术人员的工作能力、智慧水平以及全体建库者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拼搏精神和对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有着充分的了解,使他心中有了底。这个底就是我们自己完全有能力有办法修建更大规模的水库。”
  经过两个月的准备,1958年9月1日,华北地区最大的综合性水利工程——密云水库正式开工兴建。密云水库是在水利电力部的具体指导下,由河北省和北京市协力兴建,其主要工程都是由清华大学的教师和水利系的学生设计的,这是中国教育同劳动生产相结合的成果。当时的清华大学水利系主任张任担任设计代表组组长的工作。在党和政府的号召下,来自河北省和北京市21个县区180多个人民公社的19万多社员,带着家乡父老“坚决把水堵住”、“为公社争光”的嘱咐,背着吃的、住的和劳动用的各式器具,浩浩荡荡地向水库工地出发了。加上随后在汛前参加建设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万多官兵,共有20万劳动大军投入到水库建设中。为建筑水库,密云县迁出5.63万多人,拆迁房屋5.37万多间,占耕地16.1万多亩。
  密云水库的修建工程,是国家举办,公社参加,土洋并举,两条腿走路,因此争得了高速度。水利电力部和河北省、北京市的领导机关,联合组成水库修建总指挥部,国家出物资、机械,出技术力量,出工程费用,河北省、北京市21个县区所属180多个人民公社,组织大协作,按照水库工程的需要提供民工。民工在水库劳动,公社照常记工分,国家给民工另发生活津贴。民工所需的一切物资,也由各有关人民公社负责筹集,国家随后折价偿还。这样做的结果,国家节省了投资,争得了高速度;人民公社办成了自己独力办不到的大事;社员收入不减少,家庭生活有安排,还参加了国家建设,开阔了眼界,提高了觉悟,增长了知识,学到了技术。
  水库开工初期,缺乏机械,民工们就用手推车,用土筐上坝,并且创造了各种“土”机械。仅1958年11、12月两个月就出现了123种新工具。铁路工人王连俭创造的“压杠式起道机”,提高工效8倍;他创造的“翻板式”料台,使装汽车的工效提高了10倍。当大量机械到达工地以后,工地又碰到没有技术工人的困难,建设者坚持自力更生,他们边学边做、边做边学,在短期内,民工中就出现了7000多名拖拉机手、汽车司机、皮带运输机和水电技工等。全国各地人民对水库的建设给予了很大的支援,来自390个工矿、企业、机关、学校的工人、干部、技术人员达5000多名,其中有2400多名技术工人来自140个建设岗位。1959年7月底,潮河库内水位猛涨,建设者喊出“水涨一寸,坡升一尺的口号,日夜抢砌护坡,跑在了洪水的前面。8月上旬的几次暴雨之后,白河库内水位猛涨,为了保证大坝的安全,民工和解放军官兵在抢修泄洪引渠的施工中,连续坚持了20多小时的紧张劳动,有的解放军官兵连续战斗36个小时不下工地。在工地上,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解放军官兵。在轰轰烈烈的劳动竞赛中,先后涌现出4800多个先进集体,先进生产者达14.8万多人次,有2000多人在工地上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当密云水库工程进入关键时期时,周恩来亲赴现场了解情况,指导施工。他指定钱正英、阮泊生、赵凡三人分别代表国家水利电力部、河北省和北京市组成建库三人小组,并指派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齐燕铭代表国务院协调各有关部门及省、市、自治区的关系,在人力物力上积极支援密云水库建设。他告诫工程指挥人员说:“既要保证进度,更要保证质量,决不能把一个水利工程建成个水害工程,或者是一个无利可取的工程。要把工程质量永远看作是对人民负责的头等大事。”他在一次水库工地座谈会上说:“这座水库坐落在首都东北,居高临下,就如同放在首都人民头上的一盆水,一旦盆子倒了或漏了,撒出大量的水来,人民的衣服都要被打湿的。”
  密云水库于1958年9月动工,1959年7月拦洪,当时预计1960年汛前竣工。就是说,10个月拦洪,当年收到效益,不到两年时间全部建成。这无疑是中国水库修建史上的一大奇迹。
  1959年8月,20万建设者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修成了拦洪大坝拦蓄洪水8.5亿立方米,完成土石砂2528万立方米,占工程总量的70%左右。白河大坝和潮河大坝两座主坝以及其他17个副坝,先后达到或超过拦洪高程,潮河隧洞已完工泄水。当时,白河隧洞正在进行混凝土衬砌,溢洪道也已挖到了临时泄洪高程,剩下的工作量尚有30%左右。密云水库的拦洪成功,不仅免除了下游洪灾,而且大大减轻了涝灾。
  1959年9月1日,密云水库工地开会欢庆水库胜利拦洪。庆祝大会在下午1时开始。密云水库修建总指挥王宪致开幕词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谭震林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会上讲了话。谭震林说,密云水库胜利拦洪,保证了潮白河下游广大人民的安全,这是河北和北京人民的大喜事,也是全国人民的大喜事。水库建设者们日日夜夜艰苦劳动和洪水赛跑,用一年的时间就治服了汹涌的洪水,这是你们给人民立下的伟大功劳。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的李葆华,中共北京市市委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副市长万里,中共河北省委代表郭芳,解放军驻京部队代表张正光,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高毅等也先后在会上讲了话。他们勉励水库建设者继续鼓足干劲,为早日全部完成水库建设工程而奋斗。
  1959年9月7日,陈毅作诗称赞密云水库道:“翻天覆地,造海移山,禹鲧结合,蓄放并兼,施工跃进,着着争先,稻粱麦黍,丰硕之端,旱涝永别,潮白改观,嘉宾莅止,泛舟同欢,和平友谊,举世所瞻,长城在望,绿水连天,密云密云,气象万千,润我京华,福利无边!”
  (中国网)(2017年3月17日)

 责任编辑:郝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