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密云城(1933—1937年)

【来源】: 密云区史志办 【发布时间】: 2017-07-20 
密云地处半山区,在北京东北方向约150华里,位于燕山脚下,冶山的前怀,夹流于潮、白河之间,激河自古北口向西南而下,绕密云城东、城南,至城西南约八里处与来自鹿皮关溪翁庄经密云西门外向南的白河相汇流而南下。
密云城北城东和东南,山峦重迭,城西城南一马平川,城南约18华里有黍谷山,形似屏障,为据守密云的要扼城,东北有石匣、古北口,为通往塞外的要街。密云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清朝皇帝往来承德避暑山庄的必经之路。
    一
密云城垣、横卧于冶山前怀,呈长方形,西半城为旧城,东半城为新城,新旧城衔接处有段150米长的街道,当时人们称为“夹道”。全城东西全长3华里,新旧城南北宽约1.4华里。当时的城墙,除新旧城相接的内城墙多坍塌外,大部完好。远在五里之外就可隐约望见那高大的城墙。近看,城墙足有3丈多高,都是由古代的城砖砌成的。这种城砖,长约40厘米、宽约20厘米,厚约9厘米,比现在用的红砖大得多。城墙的最底层是用石条砌成的有六尺高。再往上就是城砖砌的,每层城砖往里收缩约一厘米,一直缩到上平口,连石条底座共约三丈高。城墙平口的外侧,每隔三尺垒一城垛。城垛高约1米5—1米6,宽约80厘米,厚40厘米。在垛高一米处的中间,留有20厘米正方形的望孔。各城垛之间,只垒高约60厘米作为城墙垛口,便于古代守军拉弓、射箭,放“滚木”“雷石”,以反击攻城爬城的敌人。城垛以内有宽约一丈5尺以上的马道,便于守城兵马往来驰援。这城墙马道,由顶到底,都是用“三合土”即沙、石灰、黄土掺合而成,从城下逐层夯实,直至马道路面。城内部底座约三丈多宽,城内许多处都有向上的斜坡登城小路。城门洞上的内侧两边,则有城砖砌成的登城用的坡形马道,便于内部守城人马登城防守。
密云城那时只有四个城门对外通行。即东门、西门、南门、小南门。北门虽有,但长久堵塞,无路通行。新旧城衔接的夹道街两头各有一门洞,但无门扇。而上面所提的对外通行的四个门洞,均有门扇,且全有瓮城,瓮城以里为内战,西门瓮城门口朝南,内城门口向西;南门瓮城门口向东,内城门口朝南;小南门和南门一样;东门瓮城门口朝东位置偏北,内城门口也朝东位置偏南些。各瓮城门洞全有两扇城门是木制的,厚约半尺,高约2丈,宽约8尺,用约6毫米厚的铁板包面,并用形如拳大的虎头铁钉固定。虎头钉纵横排列在门扇表面,一尺远一个,从上至下,行列整齐,望之十分壮观。只有小南门的右扇门上有一只钉,虎头顶朝下,当时人们称为奇谈说成“倒吊一只虎”。四个城门的城门洞顶上,原来均有城楼,但当时已成断墙残壁,一堆废墟。仅旧城东南城角顶上有一座魁星楼,保存完好,神象完整。每年正月游城的大人小孩,总要登楼参观,见魁星右手高举朱笔,绿脸红发,栩栩如生。小孩望而生畏,却大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东门和西门外边,当时尚无街道和住户。只南门外,有能通过汽车、马车的东西街道,街道南北两则,多为车马店、茶馆。1935年以后,才有了董家杂货铺、宋华堂杂货店等。南门城内有齐家掌炉、焦家车铺。东门瓮城内,东有小庙,西有掌炉,这些地方生意萧条,门市活很少,特别是1933年日本侵占密云城后,行人进城要给城门口站岗的日本兵鞠躬,无人敢在城门内外逗留,更谈不上做生意了。
密云城内主要街道东西大街最长,由旧城西门起,经夹道、至新城东门。南北大街,以旧城鼓楼为中心,鼓楼以北为北大街,鼓楼以南至南门为南大街。南大街是密云当时的主要商业街道。街道路面为土石结构。宽约4—5米。地形北高南低。街道从鼓楼往南顺坡而下,中间有一段较大的坡度,当时人称之为“抢坡”。“抢坡”以南,坡度不甚明显,缓缓而下直至南门,抢坡和抢坡的南街道多为石条砌成。
鼓楼位于内城正中最高地点。其楼座东西约十丈,南北约四丈,高两丈有余。中间有门洞,与城门洞相似,当时人称“古楼洞”,南北大街由此门洞通行。楼座以上建有三层高楼,高约两丈五左右,东西长约七丈,南北约三丈。楼东有高大之鼓和鼓架,西有高大的铸铁钟和钟架。钟高约一丈三尺,钟口直径约3米,钟声响亮,音韵悠长。平时一遇火警,就紧急鸣钟,声闻10余里。1933年日寇入侵时密云人曾以鸣钟作为突袭警报。日寇飞机轰炸密云时,将鼓楼西半部炸塌,钟架炸毁,钟扣落在楼座上。鼓楼逐年风吹雨打,无人修复,至1937年,坍塌得不成样子了。
    二
密云的商业,大概可分为以下几种行业。
杂货副食业。南大街有天成号,聚源货局、鸿丰号、同益昌,鱼市口内有九如恒,东西大街:西门内有鸿顺永,夹道有义聚,东门内有东汇聚、广聚号等,专门经营川广杂货、香烛纸张、茶糖烟酒、油盐调料、鞭炮等等,并兼营一般糕点。
布匹绒绸缎业。南街有聚源布铺、抢坡上有广增益、同兴合、意升号,鼓楼西有同义兴等布店。除聚源布铺和广增益两户有绸缎  绒百货外,其余都是专门经营棉布,与农村特别山区顾客往来。故衣业只有广益和一家,专门经营故衣和寿衣以及安葬被褥等。布业的东家多为河北省饶阳人。
酒业。南大街路西有聚源酒烧锅,东街夹道有天聚号,新城丁字街有汇聚号酒烧锅。这三家酒烧锅以南街聚源号生意最旺,酒质好、味道浓,真有令人“闻香下马”之感。
城内各种各业铺户,凡有“聚”字号的,他们的东家都是本城最大的财主宁文轩、宁子衡。    糕点业。除杂货铺兼营糕点外,密云城内有两家专门经营糕点的,即宝兰斋和天宝斋。两家精制北京风味、宫廷风味以至苏杭风味的各式糕点,花样新颖,作料齐全,如夏季的鲜玫瑰饼、藤萝饼、晶糕、馅绿豆糕等,味道新鲜适口,令人“余齿犹芳”。中秋节的各种套饼,各种馅的红白月饼、翻毛月饼、懒皮月饼等,式样齐全,味道适口。这两家糕点铺,1933年前,以宝兰斋生意最好,后由天宝斋占了上风。至1937年宝兰斋已倒闭,仅剩天宝斋一家,在日本侵略者的统治和镇压下,密云各项生意日渐萧条,人民生活贫困,天宝斋的生意也变得“门前冷落”了。
饮食、服务业。
1. 鼓楼西路南有聚乐园、旅馆兼饭店,鼓楼东路北大庆   源,也是旅馆兼饭馆,规模较大。南大街东三元是回民饭馆。
2. 驰名的小吃,有鼓楼东韩成的烧饼、小油炸烩,鼓楼前路西四海居牛二的熏鸡、熏肉、油红发亮,味道浓厚。小笼蒸包子,颇受顾客欢迎。
3. 回民经营小吃的。南街两侧有康家羊肉铺、穆家牛羊肉铺、高家小吃部。西街有康家肉案。这些大都以出售鲜牛羊肉为主,并附有小吃:羊杂碎汤、烧饼。南关旅店多为车马店,计:吕家店三处,马家店两处,店铺供应大饼面条,最西头有一处骆驼店,专供驼帮住宿。    4. 汉民猪肉业。长期经营的,只有南大街路东纪家肉扛,主要卖生猪肉,也兼卖熟肉、香肠、杂碎等等。
5. 理发业:长期经营的在鼓楼东有并排两家,都是一间门面:西边一家师傅是郭文长,起名为“文长理发馆”,东边一家是郑师傅开的。这两家理发馆,还附带正骨科。那时的理发馆除理发外,还有两道工序:一是掏耳朵,把耳朵的积存的分泌渣滓用最小的耳挖勾掏出来,如果手艺不佳,易损坏耳膜;另一项是“放睡”,就是给已经理完发的人,做短时间的捏肩、垂背等按摩,以解困乏。
6. 澡塘。密云当时只有一家,在南门里西街,生意并不兴旺。
7. 菜蔬业。多为由南菜园进的菜。南大街固定的菜摊有三、四个。各街道胡同,多靠菜农担菜进城走街串巷,叫卖供应,应时蔬菜齐全。
1937年的密云不通火车,交通主要是北京通古北口的大道,大道较宽,通往兴隆、平谷的道路较窄,便于人马驮子通行。去北京的路能走汽车。客运汽车,在1935年以前有大昌汽车行,永固汽车行和永丰汽车行。都是大轿子车。去北京每天往返一趟。1935年以后,日本的版田汽车公司霸占了密云的运输业,用低价售票的手段,挤垮了永固、永丰两家汽车行,最后大昌汽车行也倒闭了。汽油公司也就日本垄断了。
当时的货运,完全依靠马车,多数是木轮铁瓦车(1936年以后,逐渐发现有少数胶轮马车),主要是往北京送去生猪,回来拉煤,去一趟北京,往返需用三天。
    三
密云因无火车运输,煤炭燃料缺乏。县城的人们只有依靠购买来自山区和农村的劈柴、山柴、山草,冬天还有北部山区来的木炭。卖柴的大部来自北部山区,如南北石城、北白岩、白道峪等离县城较近的山村。农民到城里卖菜,非常辛苦。一个男劳力要背七八十斤山柴,还要驱赶两头毛驴,也驮不过百斤。柴价每百斤超不过八九角钱。进城卖一次柴,要起大早,鸡不叫就动身到城里就八九点钟了。走在半路上最难受。有时天上飞着雪花,身上背着山柴,越走越重,压得通身冒汗。破旧的棉袄被湿透,混身散发着汗水的蒸气,胡子、眉毛、帽子边沿的头发全挂满白霜。卖柴的农民带的干粮只不过是掺有杏叶的橡子面和玉米面混合面的饽饽、饼子,揣在怀里被汗水气蒸得湿漉漉的。吃干粮时,只要向买柴的人家找点热水喝,可见当时山村人民生活的艰难困苦。
1937年以前,密云即无发电站,也无变电所。城乡都没有电灯。有钱的大户点头号的的煤油罩灯,偶然,如红白喜事等,也点汽灯。中等户点二号的煤油罩灯。商店铺点头号的带罩的吊灯。搭台唱戏点汽灯。农村困难点“省油灯”,——用小玻璃瓶用小元铁片中间冲一个钉眼,按几根线当灯芯,小瓶里放煤油,点燃灯芯,就成为一个“省油灯”。这种灯的灯芯拨长了,冒黑烟,人们鼻孔吸进很多黑烟子,连吐出的痰都是黑色的。如果灯芯拨短了,只有星光之火,室内光线暗淡。对视模糊。
1937年以前的密云城,没有水塔没有自来水,只有新旧城分布的十几口水井。每个水井口上面全盖有长条的厚石板,石板上凿出直径约40厘米的园孔四个,相对分布。上有木制的滑车架,来供打水系绳、挂柳罐斗之用。城内井深13丈,上面距地面约九丈左右,井绳长度不少于12丈,穿入架上的滑轮以后,绳两端各系一柳斗。提水时,先将水斗放入井口,再拉绳向井内直放,待水斗沉入水面后,再将水斗从井口放入井内,向下拉绳,待这头水斗又沉入水面后,另一端的水斗已被拉出井口。将水斗口的水倒入挑水用的桶内以后,再将空水斗放入井口内,这样反复拉绳提水斗、倒水。每担必须有四水斗的水,才能满。有些水井不用滑车,而用辘轳,井的四面支有四个辘轳架,打水时,与手摇辘轳不同,而是把辘轳当滑车用,只用一个水斗拉水。这样取水,自食、自担者尚不觉痛苦,唯有卖水的劳动者,最为艰苦。每担水只卖一个大铜板(买半个烧饼),担一天水,累得头晕眼花,腰腿酸痛,一家人也很难糊口。特别是一到冬天,井绳变成了冰棍。拉井绳的手冻麻了,冻破了,冻得手不会弯曲,一滑手,水斗子掉在石板上,漏了也没钱修。路上遇到喝醉酒的日本鬼子,人挨了打,水桶也倒在地上。卖水的人不到老年就变得弯腰驼背,只有在死去以后,身躯才能挺直。
    四
当时密云没有中医院或西医的医院。全是个体经营的药铺,多是大夫兼东家。如新城东街路北的“纯德堂”,就是樊芬斋大夫开的,除医治内科病症外,主要专医治痛疽疮症,无名肿毒,或外科红伤等,颇为拿手。夹道路北的“茂林堂”是曹子猷大夫开的药铺,主要医治内科、妇科。鼓楼东路南的“万丰堂”是杜桂秋大夫开的,主治内科、妇科、儿科等。南大街路西“大有堂”专卖中医草药或中成药,无大夫,来方卖药。还有“大生堂”是老韦大夫开的,韦大夫是中医内科。路东有“宝林堂”,为老王大夫所开,主治内科。各药铺多招收徒工使他们一面学医,一面兼理司药以熟悉药性。学徒出师后,可实习医生,可当司药,也可当帐房先生(会计)。
西医门诊,只有张濂希一家,名为“寿康中西药房”,开始在西门内路北,后迁到南门内路西。主治内外两科,其它各科附带兼治,以西医西药为主,中药为辅,也办理助产。
城内居民户,生小孩多由鼓楼后的赵老娘接生助产,赵老娘,三代助产,颇有经验,很受群众的信赖。
1937年以前,密云县的最高学府,只有一个“密云县立高等小学校”,六年毕业,校址在鼓楼东大街路南坎上的白擅书院旧址。当时高小课程有国文(古文较多)、数学(最后至比例开方)地理、历史、常识、美术、音乐、体育等,当时的高小毕业生,人们看成是清朝秀才那样的人才。而想上中学,密云就办不了,只能去北京或牛栏山、通县。当时密云去北京上大学的仅有三、四人。当时密云初小高小老师校长,仅记得有宁宝珍、王效先、朱敬涛、宗穆陶、张贺龄等人。
在鼓楼东大街路北,文庙的西边,另设有女子小学校,规模略小于“密云县立高等小学校”,而高等小学校历来只收男生。
    五
密云城内居民生活状况:
旧城靠近西城附近的南城里外,回民住户较多。少数有财产户,经营店铺或土地吃租,其次有搞大车运输或赶驴放脚,或种有少量土地等生活能自给。此外半数以上属于城市贫民,其生活来源只靠当小商饭。当天买卖顺利全家暂能吃饱,买卖不顺,只混个半饱,遇上连阴雨雪,日子更难熬。做不了买卖,本钱吃光,东摘西借生活难以维持。
旧城汉民较多,除少数有财产的户,如宁家、张子信家早已移往北京外,剩下的富户有的吃地租,有的经营商业,其次中等户多之种地或当教员职员。占汉民中大我数的贫困户,有的充当勤杂工,也有做小买卖的,生活也很难维持。
新城除少数富户,依靠财产生活外,其余中等户较多,大都是种地为生,做生意的较少。贫困户也是租种富户的土地成为佃农,春季耕种时,种子、牲畜都有困难,遇到歉年,交租发愁,更加缺吃少穿。
    六
密云的名胜古迹:
(一)城北六里的山顶,有一座冶山塔。高约十余丈,耸入云间,塔前刻有一副对联:“高插云汉文人笔,重领坛营武士冠”。来形容塔的外貌,描绘这高大雄伟的建筑。
(二)城南18华里有黍谷山,山顶建有庙宇,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举行黍谷山庙会。密云、顺义赶会人云集颇为热闹。自日本入侵后,不仅取消了庙会,而且日寇恐怕这里被抗日武装利用,竟将庙宇也全部拆除了。
(三)古迹中为数最多的是城内外的庙宇。真是“密云庙多”。城内和城附近庙宇星罗棋布:城外西南角有小神庙,西门内路北有鲁班庙、城隍庙,鼓楼东大街路北有文庙(即孔庙),东门外有天齐庙、八蜡庙。鼓楼北有真武庙,庙前有汉白玉的石拱桥,庙门外两侧,有一对高大的铁狮子。庙内古树参天,松柏挺立。真武庙以东还有三圣庙,再往东有娘娘庙。南大街路西有白衣庵,顺西鱼市口向西,有灶君庙。南门内西街有关帝庙,南门瓮城内路北有火神庙,小南门外东侧有药王庙,城内每个井沿,都有龙王庙,新城街道交叉点附近,有土地庙。总之,城内外小小庙宇,不下数十座。
1933年以前,农历三月,有天齐庙会,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赶会人很多,善男信女,烧香拜佛,往来十分拥挤。因天齐庙建筑宏伟,并有长期住庙的僧人清理打扫,一切保存完好。庙内有前后三重殿堂都是雕梁画柱。正殿有高大的玉皇神象,旁边有身着盔甲的四大金钢,两侧有十八罗汉。姿态各异,栩栩如生。各层院落的两侧均有厢房,这些厢房的墙壁上全是工笔画:是宣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七十二幅连环画、(七十二司),这对当时善良纯朴的人们颇具吸引力。因而烧香还愿,虔心拜佛者络绎不绝。天齐庙东边的八蜡庙,当时只有破旧庙茬,殿堂倒塌,已无香火庙会,仅有十面碑依然挺立。这些碑是清朝皇帝乾隆亲笔书写刻成的。当时青年学生和书法爱好者常到碑前参观或捶拓字帖。
当时,每年农历五月初七至十五日是城隍庙、关帝庙接连的庙会,从鼓楼至西门的大街两侧搭有接连不断的席棚,形成多商品展销会。京、津各省县商业户均有前来赶会的。南方来的有温州的雨伞、布伞,江西的磁器,杭州的草帽、凉席,各种折叠花扇、粗细芭蕉扇。还有小孩的各种玩具:布猫、布狗、布老虎、能翻跟斗的泥猴,小喇叭、口琴、洋娃娃、小皮球、小手枪、木刀、木枪等多种玩具。小孩走经摊前,久久不肯离去。会上也有专门卖药的席棚,经销各种中草药、名贵药、丸散膏丹、人参鹿茸、海马龟板、诸科百药,均有疗效。有五金展销棚,北京王麻子专门生产各种刀剪、如各种菜刀、瓜刀、皮刀、剪刀。木匠用的各种刃具,如各种锛凿釜锯、宽窄刨刃等种类齐全,有专卖妇女佩戴的装饰品,如各种绒花、绢花、样式繁多,百花争艳。还有各种绒鸟、绒鸡、孔雀、凤凰、各种绢制的花蝴蝶,千姿百态,色彩迷人。绸缎布匹的席棚较多,卖麻布、夏布、各种窗纱、头纱、绣花对枕、绣花被面、床单、绸缎旗袍衣料,物美价廉。特别是卖布头的席棚最为热闹。大声幺喝着卖,唱着卖、吸引着大群顾客围观。靠近庙门附近大多是卖香的,专供善男信女求神拜佛之用。并有好多小孩食品摊贩,卖李子、杏、刨冰糖水、粉面鱼、豌豆糕,吸引小孩争相购买。
每年中秋节后,九月庙会又到了,由鼓楼东西、直到鼓楼后的直武庙的庙门附近,席棚、货摊连成一片,男女老少十分拥挤,热闹情况不再赘述。
这些庙会大都在太平丰收年景时办。并有戏剧演出。当时请来的戏班,以河北梆子或评剧较多,京剧较少。自1935年日寇对地方统治加严以后,人民日趋贫困,既无心情娱乐,也无财力办会,因而所有庙场日趋冷落。烧香拜佛的也随之消声匿迹了。

将近五十年以后的今天,密云大不一样了。我亲眼看到、也亲身体会到密云人民解放以后,在伟大的共产党领导下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一步一步地把密云城建设成一个崭新的城市。古老坍塌、破旧的古城已被宽敞繁华的街道和高大的楼群所代替,小煤油灯“省油灯”,已变了高压钠灯,莹光灯和霓红灯。铁瓦木轮车,已被各种各样的汽车和火车所代替。宽广笔直坚固的一级柏油公路和铁路,代替了泥土的街道和大路。工厂林立,高大的楼房、厂房、比比皆是。城市居民安居乐业,农民丰衣足食,梦想长期吮吸中国人民血汗、奴役中国人民的侵略者被赶走了。密云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真的站起来了。也真的富裕起来了。我看到密云的巨大变化,也想到整个祖国正在飞跃发展,正在勇猛前进,这些现实,怎能不使我内心激动,热血沸腾,我爱我的祖国,我更爱挽救了中国的共产党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有的流血牺牲了,有的鞠躬尽瘁。我能亲眼看到祖国强大感到无限幸福,感到十分自豪,我将不顾我的年龄和身体状况,要象年轻人一样,为实现祖国“四化”奋力拼搏。
我所写的记忆中的密云城,是五十年以前的密云城,是沦为殖民地的密云城,是在日寇铁蹄蹂躏下,人民过着贫困、饥饿、悲惨生活的密云城。我把它介绍给后来人,是希望青少年一代知道旧社会人民的贫困痛苦,认识今日甜,想想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能更加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做出自己应做的贡献!
(作者:杨纯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