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乙化烈士纪念馆
来源:北京市密云区文化和旅游局 发布时间:2021-03-25 10:14

(视频来源:宜居密云)

白乙化烈士陵园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北京城东北密云区石城镇河北村。在素有“华北明珠”之称的密云水库北岸,绿树丛中矗立着一座庄严雄伟的大理石纪念碑,碑上刻着萧克将军手书的8个大字“血沃幽燕 名垂千古”,它纪念的是:抗日民族英雄,原八路军晋察冀步兵第十团团长,丰滦密抗日游击根据地奠基人白乙化烈士。

现碑地总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白乙化烈士纪念碑(1995年12月,被北京市人民政府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10月,被中共密云县委、密云县人民政府确定为密云县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碑地入口处建有6米高的石牌坊,正面书“白乙化烈士千古”,背面书“民族精英”,园内有汉白玉烈士半身像、汉白玉屏风,屏风上刻有萧克将军手书的“血沃幽燕,名垂千古”8个大字以及白乙化生前老战友王亢书写的“白乙化烈士传略”。

2006年建成了密云地区抗日斗争史展馆,总占地面积1.5亩,建筑面积293平方米,馆高10米,顶部为八路军军帽造型。纪念馆内设了四个展区:分别为白乙化烈士生平事迹展区、密云地区抗日斗争史展区、密云地区抗日斗争实物照片展区和中共中央、八路军总部、冀热辽军区主要领导照片及题词展区。主要用33块图文并茂的展板反映了密云地区抗日斗争的情况。此外,馆内还配备了液晶电视和DVD播放机、休息座椅等硬件设施。完善了其周围的附属设施建设。

白乙化烈士纪念馆的建立为缅怀革命先烈、继承革命传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提供了丰富的精神资源,为密云地区促进红色旅游,弘扬时代精神,唱响主旋律,提供了精神载体。

地址:北京市密云区石城镇河北村

电话:61025708 

白乙化介绍

白乙化烈士陵园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北京城东北密云区石城镇河北村。白乙化为丰、滦、密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人,八路军第10团团长,1941年在战斗中壮烈牺牲。1984年,密云县修建了白乙化烈士陵园。陵园入口处建有6米高的石牌坊。园内有汉白玉烈士半身像,像后有四块汉白玉屏风,上刻烈士生平。陵园北部山上为白乙化烈士牺牲地。

在陵园下,还有白乙化烈士纪念馆。纪念馆门前“白乙化烈士纪念馆”8个大字是白乙化生前战友、原北京市市长焦若愚所题。馆内分为两个展厅,其中一个为图片展厅有图片43件,一个影像展厅播放宣传片。

白乙化生平事迹

一、寻求真理

白乙化,字野鹤,满族人,1911年6月11日(农历五月十五)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石场峪村。自幼天资聪敏,7岁入石场峪公立小学,13岁以优异成绩考入辽阳县立中学。中学读书期间因带头组织罢课反对校长任意上涨学费,开除进步师生,曾被学校给予记过处分。后又带领同学“抵制日货”,参加“不买洋货要买国货”的爱国宣传活动。

1928年中学毕业,立志武装救国,考入沈阳东北军教导队,不久升入东北讲武堂步兵本科。1929年因不满军阀混战,离开讲武堂到北平入弘达中学补习,同年秋考入北平中国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大量进步书刊,逐步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世界观。1930年秋参加中国共产党。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三省沦陷。白乙化满怀激愤,向校方提出抗战申请,其中写道:“大敌当前,还能有心求学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吾当先去杀敌,再来求学。如能战死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余愿得偿矣!”校方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决定在抗敌期间,保留其学籍。

1931年秋后,白乙化只身返回辽阳,寄身于吕方寺高级小学,以教学为掩护,联络有志之士,秘密积蓄力量。1932年5月3日告别怀孕3个月的妻子,离开家门。不几日便带领3位同志奇袭辽阳警察局,夺走10支步枪,组织起“抗日义勇军”,号称“平东洋”,任司令。他率领这支抗日队伍转战于辽西、热东,在鸽子洞、沟帮子火车站、凌源镇等地给日伪军以有力的打击,队伍也迅速扩展到3000余人。“小白龙”——这个义勇军战士送给白乙化的绰号从此流传开来。1933年春,白乙化所部粮弹不续退入关内,被国民党三十二军强行缴械遣散。

白乙化含愤回北平中国大学,插入政治系13班继续读书。1935年夏完成大学学业,留校文书股任职,并参加中大学生会的领导工作。白乙化身在北平,心在沦陷的白山黑水。他和董毓华(王仲华)等联合东北同学成立了“东北问题研究会”,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北平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学生爱国运动。白乙化积极投身运动之中,不畏强暴,冲锋在前,虽曾被捕入狱,仍坚贞不屈。运动中,白乙化以勇猛无畏的行动赢得了“虎将”称号。

二、垦区风云

1936年夏,白乙化奉党的指示,赴绥远省和硕公中垦区(也称东北义勇军垦区)工作,不久担任中共垦区工委书记。他一面参加开荒,一面开展抗日救国运动,发展党组织。根据垦区青年多、抗日情绪高的特点,利用办小报、教唱抗日歌曲、组织爱国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启发教育他们,扩大党的影响,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白乙化积极筹备组织武装暴动。7月13日白乙化亲赴北平把“西安事变"后被解散的东北军学兵队部分学员及北平爱国青年王志成、王亢、师军、王波、江鹤等80来人接到垦区。10月14—17日,归绥、包头先后失守,白乙化立即赴太原向中共北方局汇报并请示工作。19日,垦区内一伙反动分子预谋把垦区武器交给国民党军队,中共垦区工委考虑到形势突变,因此组织了武装暴动,抢先夺下垦区的全部武器。第二天白乙化赶回垦区,当即整顿队伍,宣布成立“抗日民族先锋队”,白乙化任总队长,并率领这支新生的抗日武装南渡黄河,横穿库布齐沙漠,东进抗日。

三、浴血平西

白乙化率部历经艰险,1938年6月胜利到达雁北,与八路军三五九旅会师。他将本部干部全抽出来送到三五九旅随营学校培训,学习作战,做群众工作,学习八路军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使队伍素质飞速提高,面貌焕然一新。同年秋,白乙化率本部配合三五九旅进行了粉碎日伪对雁北地区大举围攻的战斗,取得了毙伤敌一批,毁敌汽车40余辆的战绩。

1939年4月,白乙化奉命率部挺进到平西抗日根据地,抗日先锋队与1938年冀东暴动中诞生的冀东抗日联军合编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王仲华(董毓华)任司令员,白乙化任副司令员。王仲华不久病逝,白乙化独自挑起了领导抗联的重担。他对部队严格整顿训练,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使抗联很快成长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6月18日,白乙化指挥抗联将进犯平西的日军大岛大队奥村中队等300余人截击于搂儿峪,激战三天。白乙化亲手用步枪打倒敌人三个旗语兵,使敌指挥失灵,又先后三次率队冲入敌群肉搏,将狂傲不可一世的奥村中队等打得溃不成军,毙伤敌奥村中队长以下130余人。1939年底,华北抗联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白乙化任团长。1940年2月7日(除夕),白乙化率十团夜袭平西重镇门头沟,夺回被敌人抢走的大批粮食。2月底,日伪军近万人兵分十路大举围攻我平西根据地,十团奉命阻击东北方面来犯之敌。白乙化率部与敌激战十多个昼夜,击退敌人在飞机、重炮掩护下的无数次进攻,毙伤敌300余人,击落敌机一架。敌人原计划40天的大“扫荡”,仅14天即被我粉碎。战后,白乙化受到军区首长的表扬。

四、开辟平北

1940年春,为了完成冀热察军政委员会提出的“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三位一体战略任务,白乙化奉命率十团挺进平北,创建丰(宁)、滦(平)、密(云)抗日根据地。

5月28日,白团长率部胜利抵达素有“京师钥匙”之称的密云。富有游击战经验的白团长,一眼就看中了密云西部的云蒙山区。他决定就以云蒙山为据点,并亲自挑选出40名有经验的干部组成地方工作团深入云蒙山区、白河两岸发动群众,开辟新区。

八路军的到来,敌人如临大敌,加强了戒备。为了掩护地区开辟,白乙化果断地率一营北出长城,深入伪满洲国的丰宁、滦平境内作战。他充分运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连克五道营子、小白旗、司营子等日伪据点。等到敌人气喘嘘嘘地尾随而至时,一营早已没有了踪影。而仅仅两天后,便又出现在丰宁境内,并在此地全歼伪军一个营。就这样,"小白龙"的部队神出鬼没,犹如一条矫健灵活的游龙,在伪满境内纵横驰骋,令日伪军日夜不安。

十团初战告捷,为内线开辟地区创造了有利环境。地方工作团乘机深入白河两岸山地积极发动群众,摧毁伪保甲政权,组建游击队、抗日村政权和救国会、自卫军等群众抗日组织。在此基础上,1940年6月正式成立了丰(宁)滦(平)密(云)抗日联合县。一块新的抗日根据地在日伪统治的心脏地区诞生了。"小白龙"不负众望,硬是在敌人统治中心开出了一条连接冀东、平西两大根据地的交通走廊。

对敌人来说,这等于心头插刀,痛彻心扉。特别是交通命脉平古路连遭十团猛烈袭击,损失惨重,更使敌人万分恼怒。因此,1940年9月,4000余名日伪军气势汹汹扑来,对丰滦密白河两岸中心区发动了78天大“扫荡”,妄图一举吃掉十团,摧毁新生的抗日政权。

强敌压境,形势严峻。白乙化却显得成竹在胸,他下定决心,不仅要粉碎敌人“扫荡”,还要借机开辟新区。于是,一个“敌进我进,内外线结合”的反“扫荡”战术方针制定了。按照统一部署。三营留在中心区领导群众牵制“扫荡”的敌人,白乙化则率主力一营突破包围乘虚插入敌后,在长城以北和石匣、古北口两个重镇之间打击敌伪,开辟新区。就这样,“扫荡”之敌在深山沟里被我方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搞得精疲力尽,损兵折将,就在其焦头烂额之际,“后院”又四处火起,频频告急,只得于11月底草草收兵,分头回撤。白乙化又及时率主力返回中心区,寻机打击撤退之敌。12月15日。十团在我县冯家峪一举消灭了号称“常胜部队”的日军哲田中队90余人,取得了反"扫荡"的最后胜利。丰滦密根据地巍然屹立,"小白龙"的威名从此传遍平北,振奋民心,威震敌胆。潮白河欢呼,云蒙山沸腾。丰滦密人民奔走相告,许多青壮年加入抗日队伍,丰滦密根据地迅速由四个区扩展到八个区,抗日斗争如火如荼蓬勃发展。

五、血沃幽燕

1941年春节前夕,白乙化在马营村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研究部署新的一年的任务。白乙化提出“把丰滦密根据地进一步向伪满统治区扩展,将武装斗争提高到一个新阶段”的战略目标.得到与会干部的一致赞同。会上,白乙化还就周围敌情做了分析,要求部队在过春节时提高警惕,加强戒备,严防敌人的突然袭击。果然,2月4日(农历正月初九),伪满滦平县警务科长关直雄(日本人)指挥道田讨伐队170余人沿白河川向我进犯,欲乘我军民过节之机捞点便宜。敌人刚到张家坟即与我丰滦密游击大队发生战斗。白乙化命令游击大队且战且退,诱敌至鹿皮关;命令驻马营的三营抢占鹿皮关以北的白河西岸山梁截敌后路;命令驻赶河厂的一营赶赴白河东岸山梁布阵,准备全歼敌人。可是,敌人进至五道岭后由于害怕我军伏击,没敢再沿河川走,而是攀上马营西北的降蓬山山脊向南直插过来,与我一营相遇,激战随即在降蓬山西山坡上展开。战斗刚打响,白乙化就赶到前沿,手执令旗站到降蓬山顶一块大青石上指挥。警卫员害怕发生意外,硬把他拉下大青石。敌人很快被我一营击溃,部分残敌退到长城楼子里负隅顽抗。白乙化见状又跃上大青石,挥动令旗,高声命令一营长:“王亢,冲锋!……”,就在这时,长城楼子内的敌人一枪击中了他的头部。白乙化魁梧的身躯无声地倒下了,为党、为人民、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年仅30岁。

马营战斗我虽歼敌117人取得重大胜利,但白乙化的不幸牺牲也使我军遭到了无可弥补的重大损失。噩耗传开,军民失声痛哭。4月,十团和丰滦密联合县在石城召开3000余军民参加的隆重追悼大会,会上宣读了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为追悼白乙化同志而颁发的《告全军同志书》。

云蒙山肃穆,潮白河呜咽。白乙化殉国的噩耗,震动了平西、平北的山山岭岭,他那坚贞不渝的民族气节,他那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激励密云人民。

附件:白乙化介绍.docx

编辑:北京市密云区政务服务管理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