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各庄镇:康各庄村话小康
来源:北京市密云区巨各庄镇人民政府 发布时间:2020-12-31 08:27

康各庄位于巨各庄镇域东部,村庄不大但小巧,历史虽迁变无常,但村如其名,村民乐天知命,户户康泰,代代相沿,遂成小康之村。

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是幸福的,这里的百姓福寿康安。生活在这里的家庭是幸福的,这里的家庭富足小康。这里延伸出去的道路是幸福的,这是一条康庄大道。

康各庄村民种植最好看、最好吃的葡萄,让名为润之都的200亩葡萄庄园香飘天外;他们把古道石桥、青瓦泥墙打扮干净,招来四方游客;他们脚踏这方温暖的土地,将康庄之路的故事随风传送......

古村文化底蕴厚

耳畔听老人们述说的前尘往事早已布满心中的红尘画卷,如同斑驳的流年。如今行走在旧貌换新颜的康各庄,骨肉丰盈的美,让我们不禁把恍惚的记忆遗落在时光里,用故事将这座闻着风都可以做梦的小村填满。

康各庄,北接西返回岭,东南邻牛角峪,南邻海子,西连久远庄。全村占地面积约为4.51平方公里。康氏村民始建村,故名康庄。明代成村,民国时期演变为康各庄,建国初曾称东康各庄,1980年后称康各庄。1950年属密云县第九区,1953年4月—1956年8月设康各庄乡,1958年为久远庄乡胜利社,1958年9月入卫星(塘子)人民公社,1961年建生产大队,1984年改生产大队为村民委员会。1988年由康各庄、广峪、前厂、火郎峪、盆峪、牛角峪6个村组建的康各庄,人口已超过1000人,重新划分为康各庄、前厂、牛角峪3个行政区域。

康各庄村支部书记孙久义

康各庄村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清朝年间,康各庄村东西贯穿的古街巷里曾诞生过几个百年老字号。开张、待客、古法制造,他们生动地存在于那段时间的痕迹里,用自己特别的故事繁华了小村庄。尤以毛家豆腐坊、孙氏烧饼铺、江家大车店、孙家骆驼店闻名。

毛家豆腐坊始于清朝,曾流传几代,有着上百年的历史。这家村里唯一的豆腐坊以古法手工制造为特色、豆子经过碾盘的一轮轮碾压,筛子层层过滤,经历多个人工环节除掉了豆渣。这样的传统手工做法相较于现代机器加工,所制的豆腐虽然形状不是很规矩,但口感却更加细腻丝滑。相较于现代市场多以石膏加工为主的豆腐,毛家豆腐坊最特别 之处就在于一道工序——“卤水点豆腐”。就是这道特别的工序对做豆腐的师傅技术要求极高,卤水量的掌控不能有丝 毫分差,过多过少都会导致豆腐瘫软不成形,入口不够劲道儿。毛家豆腐不仅做豆腐,店里的“嘎吱”(一种做汤的面片)也曾一度成为全村的“美食”。毛家豆腐,若凭口感评说,堪与“毛氏红烧肉”比肩。

清朝年间,孙氏的烧饼铺子可是全村百姓改膳伙食的一道盛宴。老街口,是孙氏打烧饼的地方。放好围炉,引着木炭火,就开始做饼坯。材料,都是头天晚上备好的,在案板上抹一层油,面团揪成大小均匀的剂子;擀成圆饼后,刷上熟糖稀,撒上一些芝麻粒儿,趁围炉炭火正旺,温度刚刚好。逐个托起饼坯,伸进炉膛,“哧啦”一声,贴在灼热的炉壁上。做烧饼的老师傅手往往要比别人粗糙很多,也比一般人做的的耐烤。那个年代孙氏的围炉烧饼与现在市面上的油炸、饼铛烙烧饼不同,他们的烧饼更大更脆,也成为了寻常百姓家的奢侈品。在那个落后穷困的时代,很少有人能买的起烧饼,多数是拿自家的粮食(玉米、高粱米、大豆)与烧饼铺交换,一斤粮食能换几个烧饼。村民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唇齿留香。孙氏烧饼,声动南北,名扬东西,唇齿生香,技湛道地,誉甲一方,与密云城 “吴家烧饼铺”齐名。




过去交通不发达,外出办事的人家或往返的商队都要赶车或赶骆驼行走几天几夜。康各庄村江家、孙家大车店以孙家骆驼店便应运而生。专门留宿过往密云、平谷、兴隆这一带需要中转休息的行人。那个年代康各庄村的大车店、骆驼店不仅要为行人备有客房、食宿,同时也负责骆驼、驴马等交通工具的喂养事宜。

相传康各庄村与平谷大华山村互为友好村,两村往来较为紧密,康各庄村人喜欢去平谷大华山赶集,同时大华山村人来密云白龙潭祈福也会路过康各庄。逢有康各庄村民来大华山赶集,大华山村民便会问康各庄村菩萨庙前多少级台阶、井口多少道沟痕,都答对了才能证明是康各庄村人,由此可见,菩萨庙和古井已成为康各庄村的时代标志。

菩萨庙位于康各庄村东北位置,整体包含三间正房及东西两间耳房,庙内供奉观音菩萨同时两侧各配几尊护法。庙前台阶15级,庙东西两边各有一棵古松树,原每年阴历二月十九开始举行为期三天的庙会活动,庙会包含唱戏、说书、祈福等环节,周边村子村民前来参加观赏,活动期间阵容最大的当属祈福环节。菩萨庙对周边村落的民俗文化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同期康各庄村还有和尚庙、尼姑庵各一座,1948年,这三座庙被拆除。

古井位于村东北街位置,为清朝时期柳姓户主所挖。井深五丈五,是全村村民吃水饮用的主要水井。那个年代,老井成了全村人生活的伴侣,谁也离不开它。每天清晨,井台上最忙,家家都来打水,做饭洗碗、饮牛喂猪,每天要用一大缸水。天刚放亮,靠井住着的人家,就能听到铁桶、瓦罐碰撞井台的叮当声,人越来越多,扁担桶罐放了一大片,男女老少站了一大片。早饭后,井台又成了女人们的天地,涮的涮,洗的洗,捶衣声此起彼伏,唠不断絮絮的家长里短。此井一直沿用至1954年,井口因常年打水被井绳磨出三十三道沟痕,“三十三道沟”也成为了全村的标志之一,成为一道湿漉漉的乡愁。

清朝年间康各庄村曾建和尚庙一座,百姓俗称大庙,供奉很多座铜佛,相传庙里住着多个和尚,庙前有一口老井供整座寺庙饮水。后庙被拆毁,这群和尚便解散返乡。返乡前为防止铜佛被盗,和尚们便将体积略小的铜佛丢进庙前的井里,从此老井被封印不再使用。 建国前的一年全村遇上大旱,饥渴难耐的村民便想起了那口被遗弃的老井,于是组织人员计划取出佛像,打通老井解,救干旱难耐的村民。在准备行动的前一天,突然天降大雨,瓢泼大雨瞬间解决了全村的困境。从此百姓间就流传着铜佛显灵,天降大雨解救村庄的传说。

康各庄村至今还保留十余处百年民宅,这些岁月的留痕处处体现着北方传统民 居的建筑特色。它们历经风雨洗礼仍屹立力于此,青砖、石墙、灰瓦、木门刻画着老一辈人艰苦奋斗苦心经营的时代缩影。沧桑古朴的院落里是村民们劳作一天归家的栖身之所,这里曾经遮风挡雨,曾经欢声笑语,是很多人回忆里的乡愁。。

岁月流转,情怀依旧。康各庄村很多宅院门前依然散落着20多个不同形态的大石碾。偌大的碾盘已深深凹陷,村里老人谁也说不清他们的年龄。在过去的旧时代,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田里种出的粮食要靠这些石碾,碾米碾面,喂鸡喂猪,养活一家老小,养活整个村庄。如今时代进步了,石碾光荣“下岗”了,但对于康各庄人来说,他们不会忘记这些老物件,因为它们曾伴随着村人走过了一代又一代,早已成为历史的真实记录。记录村史的还有村北那一棵上百年老橡树,它默默地见证了康各庄两个世纪风雨沧桑的发展历程,如今老树依然根深叶茂,郁郁葱葱。


葡萄文化吐芳香

室外艳阳高照,润之都葡萄庄园的空气却是湿润润的。一人多高的石条葡萄架一排排整齐地排列着。葡萄架之间一陇一陇的泥土,蓬松潮润。一株株葡萄藤沿着葡萄架攀爬蜿蜒,一片片葡萄叶肆意的铺张着,细碎的光斑,从葡萄叶间泻下来、歌唱着小村里的产业美。

沿着巨各庄镇酒乡之路的清香一路探寻,200多亩颗颗饱满的黑珍珠拥挤的映入眼帘,那便是康各庄村润之都葡萄庄园。庄园占地200余亩,地处燕山余脉浅丘地带,有机质含量高,气候四季分明,适合 葡萄的生长。园内以种植无籽葡萄为主,代表品种有夏黑、红提等,香甜可口,晶莹剔透,散发着满满的诱惑。庄园除了能满足游客的口腹之欲外,更是远离都市,休闲娱乐的户外体验基地。润之都庄园以葡萄种植为依托,一三产融合多元化发展,园内涵盖“风情采摘体验区、休闲娱乐区、户外拓展区、生活服务区”4大主题区。一站式满足游客吃、游、购、赏、憩多元化需求,年接待游客3万余人。2013年,润之都庄园被评为“密云区县级模范社”。

润之都庄园始终坚持科学、绿色种植,以新的生产技术,合理布局早、中、晚熟品种,延长采摘季节,种植全程采用有机肥料。2014年所产的葡萄已经达到绿色食品A级标准,取得中国绿色发展中心颁发的绿色食品认证。

为确保葡萄的品相和饱满度,苗圃全部选择高端品种。相对于普通的葡萄种植基地,润之都在葡萄的成长期采取疏穗、疏果治理,削减多余串数、多余颗粒。每株分支仅留一串、每串控制到120-150的颗粒量,以确保营养的供给量,适度发展,坚持走精品之路。

润之都庄园以葡萄种植为主线,一直探索多元化发展经营,发展农业观光采摘、旅游、绿色有机食品相结合,不仅有葡萄采摘、自酿美酒等活动,还有有机菜品、特色烧烤等项目。游客在园区内可以观光、采摘、体验农作、品尝特色农家饭。通过吃、住、劳作等方式体验农耕生活,以休闲农业引领现代农业发展,是集农业、农产品加工业,旅游休闲于一体的“精致乡村生活体验地”。

2011年,康各庄为快速搭建产业样板,开始大力招商引资,润之都葡萄庄园应运而生,他最早的雏形是由投资商开发建设。建设休闲农业本就是一项高成本、回流慢的投资,开发商在运转过程中因资金断链而终止投资。眼看着这个寄托全村希望的葡萄产业就要半路“夭折”,上万颗的葡萄幼苗赤裸裸的被遗弃在风霜里自生自灭,喷灌、阳光棚等各项半成品散落堆砌,200多亩最优质的土地瞬间陷入绝境中。

村书记孙久义,本就是个不服输的年轻村干部,发展集体产业,引领村民快速致富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葡萄产业不能停,经济发展不能慢”是他给自己立下的军令状,也是对全村百姓的承诺。就在危难之际,他抵押名下房屋等所有资产,举家借债,从开发商手中盘活了“润之都”葡萄庄园。书记孙久义扛着负债累累,历经9年时间,带领着村民从 “葡萄种植小白”成长为“农业技术专家”,将即将荒废的土地培育出硕果累累。如今,每逢金秋9月,四方游客都会漫步在葡萄架下,细细咀嚼这份来之不易的甜蜜。

正如一个人的成功,通常并非赢在起跑线上,而是赢在转折点上,孙久义的成功便得益于他在一个转折点上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做到这点,既需要智慧,也需要担当精神。

既能顺势而为,又能借势而动,才使得他拉着康各庄这张“犁”,在酒乡之路的沃野上拉出一片新天地。


康庄大道走康庄

每每路过,康各庄的每一分变化,都悄悄沉淀,在我们心底徘徊,令我们浮躁的心房回归温柔。尝试着把脚步放慢,尝试着把镜头放下,用眼睛、用感官去感受这里幡然变化的新时尚。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

多年来,康各庄村正是沿着这条康庄大道努力奔跑。村里致力于村庄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完善等建设,全力打造亮起来、畅起来、美起来的新康各庄。目前村内街道实现了路灯全覆盖,共计路灯230余盏,其中太阳能灯70余盏、LED灯160余盏,解决了村民夜间出行问题。作为第一批美丽乡村建设推进村,康各庄以村庄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为切入点,共拆除私搭乱建设施410平方米,清理建筑垃圾6000平方米,柴草12000平方米,对村内环境绿化美化进行综合提升,绿化面积达700平方米,大力改善了村居、街道环境。

康各庄村原村内基础设施条件较差,村内道路多为土路,每逢雨 季道路泥泞无法通行,主要交通靠驴车,道路交通基础较差。后村庄 全面开展道路硬化工程,硬化环山路15公里,使村内交通便利性大大提升。2017年至今,康各庄村共硬化田间路22000平方米,方便村民日常出行和农作需要,解决了雨天出行难的民生问题。

为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美化街巷道路环境,减少安全隐患,康各庄村党员积极履行党员“包片联户”职责,党员带头拆除家中违章建筑。在“12345”接诉即办工作中,包村领导和两委班子人员,把工作重点放在解决好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上。为百姓服务解决难题,日常慰问困难党员,帮扶困难群众,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在人居环境治理工作中,康各庄村结合实际研究制定了人居环境整治“600+”管护模式,即:遵守村环境整治要求,对全年房前屋后干净整洁且无私搭乱建的院落奖励600元;每月对各户房前屋后环境进行巡查,对检查达标的院落奖励50元,满年结算;遏制各类乱堆乱放和私搭乱建,对违反规定的第一次扣除50元,第二次扣除200元,第三次扣除全年600元并取消村内各项福利,包括村委会使用的义务工等。目前,该模式已经村民代表会表决通过,并由村党支部牵头每月组织实施考核,奖励经费由村人居环境等各类奖励经费中负担。这一可行的模式迅速成为人居环境整治的助推器,村民纷纷行动起来,主动按村里的时间要求清理、拆除自家房前屋后的堆放物和院外违建,全村环境整治再掀高潮。

村兴则文明兴。康各庄村党员服务队和巾帼志愿者服务队因势而起,为全村吹来一股清新之风。康各庄村党员服务队由38名党员村干部组成,主要负责政策法规的宣传、环境整治和街道清理工作,以及涉及违反规章制度的思想指导等工作。这支服务队不畏艰辛,哪里有需要就会出现在哪里。康各庄村巾帼服务队前身是开心快乐跳舞队,村党支部为了丰富村民的业余文化生活,2019年 11月,正式将其改名为巾帼服务队。服务队自成立以来,利用闲暇时间积极开展了关爱老人、帮贫扶困、环境整治、邻里调解等志愿服务活动,她们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志愿服务精神,表达着对家乡的热爱,她们用实际行动证明着巾帼不让须眉。


康各庄村的未来,有着宏伟的蓝图,那就是聚焦产业,发展6大功能区,即田园生活社区、红酒葡萄庄园经济区、生态田园环境体验区、果岭标识区、林下经济发展区、沟域经济发展区。

康各庄,一个始终奔跑在小康之路上的村庄,未来将充分发挥村庄地理区位优势,秉承巨各庄镇“酒乡之路”产业发展思路,致力于发展都市设施农业和乡村旅游经济,打造满足城乡居民和旅游人群生活、休闲、度假于一体的田园环境村庄。

康各庄,这座富裕、文明、宜居的美丽乡村,正散发着积极向上的能量努力谱写着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的华丽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