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潭史话
来源:密云区史志办 发布时间:2020-01-06 14:03

提起密云境内的白龙潭,可谓闻名已久,但若说起它的兴盛,不能不从清王朝谈起。 

一次,乾隆皇帝去避暑山庄取道白龙潭,性好游山玩水的他不仅登上峭壁观看湍急的瀑布和深幽的潭水,还来到白龙潭对面的照山,攀上怪石云集的山峰,并赐名此山为“万福山”,取为万民祈福之意。这偶然的临幸,既导致万福山上祝福台的修建,也造成了密云境内最后一座行宫——白龙潭行宫的破土动工。 

在密云境内的行宫中,白龙潭行宫的规模最小,只有殿宇十八间。而白龙潭行宫究竟建于何时?一种观点认为建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但笔者未能找到支持乾隆四十六年之说的相关证据,却在乾隆四十四年五月的御制诗文中找到了可以质疑的依据,乾隆在这首诗文中提到了白龙潭行宫,其中的“祠旁构精舍,以备小憩领。”的诗句,足以说明在乾隆四十四年以前行宫就已经建成了。 

从清代的记载有关记载来看,白龙潭行宫濒临五龙祠。在乾隆四十四年所写的《龙泉寺瞻礼二十韵》中曾提到白龙潭、五龙祠及白龙潭行宫,诸如:“三潭叠泻瀑,寻源更遥回。石洞窈首潭,其深不可等。 神祠临峭崖,像设闻咳声。。祠旁构精舍,以备小憩领。疏窗既纳凉,曲槛堪凭景。无须劳步履,坐揽得全省”等诸多诗句,均表明,乾隆曾在白龙潭行宫窗前纳凉,曲槛观景。而李鸿章在《白龙潭神龙庙碑记》中也明确记载:祠旁故有行在所。 

鉴于刘家庄行宫、罗家桥行宫、要亭行宫的遗址均已不存,白龙潭行宫遗址是密云境内唯一一处保存较好的清代行宫,这无疑为龙潭胜景增添了一份神秘的皇家色彩。 

康乾时期虽是有名的盛世,但华北地区特别是京师地区的春旱却一直是统治者头疼的问题,这也是促使其到白龙潭祈雨的直接原因。在清代史料中,官方对白龙潭祭祀的记载始见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三月,直隶总督李国梁奏:古北口石匣地方白龙潭神庙素称灵应,臣因入春以来,雨泽稀少,即诣庙虔祷,今于十七日至十八日得雨六寸有余,边口内外均被沾渥,恳赐匾额,以酬灵贶。得旨:早有此心。即书送去,御书匾曰:霈甘时若。乾隆于四十三年题写的“石林水府”被刻在了龙王庙前面的石坊上,两旁的楹联上分别写有:“宅胜境而灵,川岳渟峙”,“润群生者广,云行雨施。”在御制诗中所表述的“唯祈雨暘时,鸿庥利民永“都体现了这一点。据清时录记载,从乾隆后期到光绪时期,官方到密云祭祀白龙潭的昭灵广济普泽龙王之神就达254次之多。 

嘉庆即位后,对白龙潭龙王庙举行春秋二祀,且已形成制度,春祭在每年二月春分前后举行,秋祭在每年八月秋分前后举行。清朝统治者所祭祀的龙神有四个,即黑龙潭(今海淀区)昭灵沛泽龙王之神、玉泉山惠济慈佑灵濩龙王之神、昆明湖安佑普济沛泽广生龙王之神、密云县白龙潭昭灵广济普泽龙王之神。如果春旱严重,在三月、四月乃至五月还会不断地派遣官员到各处龙王庙祈雨。 

到了道光时期,清朝统治者对以白龙潭为代表的龙神的祭祀更为重视.道光七年(1827年)六月,清朝皇帝下令对黑龙潭和白龙潭龙王庙的修筑情况进行调查,对破损处予以修葺,并御书匾额.中国在进入近代前夕,依然在旱情严重时要祈雨,下雨后要去报谢,祭祀活动愈发频繁。 

清朝统治者第一次到白龙潭神祠祈雨发生在道光十一年五月,遣成郡王戴锐诣密云县白龙潭神祠祈雨。此后在春旱特别严重的重要年份,清廷又分别在道光十一年四月、道光十三年四月、道光二十年四月、道光二十五年四月、道光二十六年五月,五次派宗室成员到白龙潭龙王庙祈雨。就像李鸿章在《白龙潭龙神庙碑记》中所描述的:而近畿密云县石匣之潭,时巡木兰所经行地,高宗、仁宗皆尝行事祠下,屡获嘉应,褒崇祝号,形诸咏歌,其祀又加谨焉。 

由于玉泉山与昆明湖均在皇家苑林之内,朝野都能祭祀的只剩下海淀的黑龙潭与密云的白龙潭,而海淀的自然条件要比密云优越得多,因而从需求上来说对密云对白龙潭的膜拜自然比海淀对黑龙潭更为殷勤、虔诚。于是每年农历三月三,民间对白龙潭龙王庙的祭祀就成为所特有的祭龙节,白龙潭龙王庙也就成为畿辅东北地区祭龙的中心。 

而到了晚清时期,以农业为基础的自然经济在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下受到强烈冲击,加之长达14年的太平天国运动,使得清朝统治危机四伏。内忧外患使自身难保的清朝统治者已经无力再对白龙潭龙王庙予以维修。光绪二年(1876年)四月,慈禧太后在得知该处龙王庙年久失修,诸多倾圮后,曾令李鸿章派员查勘,在得到奏报后,便以光绪的名义下达了“著将殿宇碑亭择要修葺,余著停缓,以节糜费。”的谕令。 

由于社会动荡愈发剧烈,从光绪十三年起,清政府对白龙潭的春、秋祭祀基本不再坚持。李鸿章在碑刻记中所提到的“厥后,行不时至,吏惰大旱,鸿章适承诏修葺是祠。”这已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官方举办的祭龙祈雨,伴随着清王朝统治的风雨飘摇而寿终正寝。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