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龙祠
来源:密云区史志办 发布时间:2020-01-06 14:06

白龙潭自古便以求雨灵验著称,每逢天旱不雨,四邻八乡的群众,到白龙潭去求雨。人们抬着龙王神驾,头戴柳圈,顶着骄阳一路不辞辛苦,到了龙潭,用一水瓶蒙上红布。系入潭中少时取出,看瓶内有水无水,水多水少,如有水就说明龙王答应下雨,于是将猪羊、大饼、茶叶等供品投入潭中。说也奇怪,那茶叶包随水旋转,直下潭中,其余供品有的冲下二潭。为鱼鳖享用。多数时求雨很灵验,求雨的还没回到家,雨就下起来了,灵验异常。 

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中写道;“石匣南渡潮河十五里为石匣谷,有龙潭,潭石如盆形,水悬崖而下入于潭,潭外为盆,水从潭而历盆,抵峡而下数里入于潮河,龙潭内有龙宅焉,其深无底,潭中有石门,水浅则见,土人曰龙所从出入也……” 

其实,关于“应龙致雨”说,从我国远古时期便流传开来。确实,雨水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自然条件之一,和古人的生产生活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不管是早期的采集和狩猎,还是后来的种植和畜牧,都离不开雨水的作用。风调雨顺则五谷丰登、牧草茂盛、民事康乐,久旱不雨则草干稼死乃至颗粒无收人畜无食,雨水过多又成灾害。相对而言,人们对雨水的欢迎要多于对雨水的厌恶。但是,作为一种自然天象,阴晴雨霁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往往不“知时节”,该雨的时候久久不雨,该晴的时候又久久不晴。古人对这些自然现象不可能有科学的理解,他们相信有超自然的天神主管着这一切,于是就把殷切的希望寄托在了超自然的天神身上,久而久之,龙就被升华为“雨师”的形象。早在古代文献《山海经》中,其中关于龙的神话,就和雨水相联系。所谓“应龙蓄水”;应龙处南方,故“南方多雨”;“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等等。 

白龙潭内有龙能致雨,最早见于苏辙《奉使契丹古北道中》一诗:“白龙昼饮潭,修尾挂石壁,幽人欲下看,雨雹睛相射。”证明北宋元佑年间已有此说。 

为此,人们很早就在这里建了龙王庙,其正式名称为“五龙祠”,因庙内供奉小白龙和四海龙王而得名。始建于宋真宗咸平年间。庙中供奉的小白龙就是龙潭的主人,由于“祈雨畅时,鸿麻利民”的缘故,所以历代都有人修葺过五龙祠。清朝乾隆十九年(1754年)北京一带干旱不雨,庄稼收成无望。人人忧心如焚。乾隆派摄京兆事胡季堂到石匣白龙潭拈香求雨。据传翌日即“甘霖大霈,远近均沾”,这场透雨挽救了禾苗,人人心里高兴,于是朝廷拨发银两对龙王庙进行扩建。 

祠内正座即为小白龙塑像,红脸银装,器宇轩昂;两旁为四海龙王,台下侍立四位巡海夜叉,祠额御书“普泽昭灵”四个大字,明柱上联日“宅胜境而灵川岳渟峙”,下联为“润群生者广云行雨施。”祠前设有石牌坊,坊南面额“石林水府”,北面是“云影天光”。牌坊两边有乾隆,嘉庆两帝的御碑亭。碑文以“润吾民、巩国祚”为其主旨,盛赞“应龙致雨”的说法。 

龙,在我国古代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中是常常被提到的。古籍上也多有记载。如《礼记.礼运篇》道:“麟凤龟龙,谓之四灵。”唐代诗人刘禹锡在《陋室铭》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龙在人们心目中,是有灵气的神物,是吉祥的征兆。《三国演义》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一节,有一段关于龙的精彩描写。说龙“能大能小,能隐能升。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芥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真是把龙描写得活灵活现,但是,真正的龙是个什么样子?《尔雅》说,龙有“九似”:角似鹿、头似驼、眼似鬼、脖似蛇、腹似蠪、鳞似鱼、爪似鹰、耳似牛、掌似虎。《说文》则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长能短,春分登天,秋分而潜渊。” 

正因为白龙潭里小白龙造型恰恰集中了龙的种种特点,静时潜于龙潭之中、修身养性,动时兴云布雨、广润群生;冬时闭潭休整,春来开潭助民,这完全符合人们心目中贤龙的形象,因而自然成了贫苦百姓顶礼膜拜的对象。况且,龙又是雨水之神,兴云布雨、司水理水是龙的天职。但是,龙对自己份内的事情,有时自觉、及时,让老百姓喜闻乐见;有时又不自觉、不及时,背离老百姓的意愿,正如民间谚语所说:“一龙治水雨水均匀,二龙治水旱涝不均,三龙治水大涝或大旱,所龙治水龙多四靠”,而白龙潭的小白龙则集中了好龙的种种优点,所以,人们修建祠堂祭祀它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