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彭家坟——日本鬼子屠杀中国百姓纪实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6 09:35

这件事,是我童年亲眼目睹的。虽然已过去了60多年,可是今天回想起当时那残酷的情景,依然令我心惊胆颤、余恨悠悠!一辈子也忘不掉。现如今眼前又显现出那四男一女被日本鬼子屠杀的惨状,他们胸腔中的热血似乎又迎面喷射而来;耳旁又响起他们“扑咚、扑咚……”倒地的声音。

那是1943年,我才10岁,不但不能上学读书,还得天天扛个短把儿铁锨背着干粮袋儿,往返跑十几里地,到燕山脚下去给日寇挖封锁沟(也叫治安沟)。那大沟挖得又宽又深,最宽处约12米,深必须达到5米,每隔一华里修筑一座炮楼,派驻伪军把守,给抗日斗争带来了很多困难,并使老百姓承受了更加深重的苦难。

老百姓恨恨地议论说,这是日本鬼子的阴毒绝招儿。一是要割断平原村对山里游击队的支援,妄想把抗日军民困死在大沟外的深山老峪里;二是存心折磨中国人的体质和精神,把老百姓耗累得无力反抗,由着他们任意宰割。可是老百姓也看到了鬼子的险恶用心,便按游击区政府的指示,向日寇使开了“三国智”,所以各村派出的挖大沟民夫,大部分是老的老小的小,要么就是哑巴、半憨子或“滚刀肉”,在各村民夫头领互相联络的暗示下,千方百计跟鬼子软磨硬泡地磨洋工,使挖大沟的进度缓慢。

就在那年深秋的一天,草枯叶落飞雁哀鸣,晚熟的庄稼得不到及时地收割,东一片西一片地散卧在漫荒地里。这天,不知为什么,监工的日本鬼子和黑狗警备队,比往日更加凶狠张狂,鞭抽棒打地逼我们民夫“快快地干活!”新挖的沟段交替延伸着,成块地的萝卜、白薯和秸杆,被挖掉抛出压埋在沟边深深的土层中。许多农家赖以生活的一年粮菜竞毁于一旦!日本鬼子还驱使洋狗扑咬抢收的老农和农妇,逃避到远处的农民,只能望着大沟嚎嚎痛哭。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我们喝着河沟里的冷水,啃着干粮,没容吃完,鬼子就吆喝我们快快地干活,不准休息。这天,监工的鬼子总是连连找岔儿踢打民夫,有的民夫被打后还被罚双手举着锨镐跪在沟边上示众。凭经验推断,这天又是个要遭殃的“黑道日”,民夫们都惶惶不安,预感到又有祸事来临了。我当时只盼着太阳快点落山,好收工回到家里的热炕头上去歇乏,喝上妈妈熬的热棒渣粥,暖暖身子稳稳心。可是那白惨惨的太阳就好像被钉死在西天边儿上了,就是不滚下山去,真和那鬼子的“膏药旗”一样可恨!

我们又饿又累的混着时间,终于熬到太阳懒洋洋地压到西山顶上了,可还见不到收工的信号,却见从南边鬼子的据点董各庄村方向过来一溜人影,前边跑着几条洋狗。他们从南向北沿沟巡逻示威,前面是四个被反绑着手臂的农民,其中两个人三四十岁的模样,另两个是20多岁的青年,每个人的脖子上都被勒着一条绳子,由鬼子拽拉着在沟帮上示众。四个农民被勒得龇眉裂目,嘴角上挂着血沫儿,鬼子不时地猛拽牵绳,把他们勒趴在地上,摔得鼻子漾血,面部青肿,满嘴泥血,被折磨得“吭哧、吭哧”地喘粗气,惨不忍睹。四个被折腾得半死不活的男人后面,还有一个30多岁的妇女,她的衣服破条扯烂、血迹斑斑,披散着头发,也被背捆双手,虽然脖子上没勒着绳索,嘴里却被塞着羊肚手巾,她被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押解着跟在四个男人后面。压后阵的是挎战刀的鬼子队长、翻译和几个鬼子兵。

太阳落山后,冷飕飕的溜山风吹得我直打寒颤,才看到停工的迹象。但是不准回家,鬼子下令民夫把铁锨和镐放在沟帮上,赤手空拳列队到二百米以外一片阴森的坟地旁坐下。后来听说这地方叫“彭家坟”,在董各庄村通往燕落村的路旁。各村的民夫们面对“彭家坟”半圆形围坐,鬼子和警备队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四周监视,不准说话不准乱动,大小便也不允许站起来。当时天已渐渐黑下来,是个多云的夜晚,月亮时隐时现,荒野中寂静得可怕,我们像是被逼到了鬼门关,又惊又怕,忐忑不安。

日寇终于从坟场后的树林中出现了,他们拽拉着那四男一女到坟前草地上停住,把每个人的衣服前襟撩起来蒙在个人的头上,裸露出胸脯肚腹。五个鬼子兵端着寒光闪闪的刺刀对准了五个人的前胸。鬼子队长叽哩哇啦喊了一阵儿鬼话后,翻译对民夫们说:“太君说,这是五个土八路,反抗皇军,破坏中日亲善,扰乱挖封锁沟和修炮楼,统统死了死了的!你们要拥护皇军,好好地干活,不要找死!”他刚翻译完,鬼子队长便举起洋刀嚎叫着下了屠杀令!那五个行刑的鬼子兵,嗥叫着先向后一撤步,接着蹿起身子猛劲儿地把刺刀挑进那五个我们苦难同胞的胸腔里,当鬼子急遽地抽刀向旁边退跳时,五条血柱便在苍白的月光下喷射出来!尸体陆续“扑咚、扑咚”倒在地上。我们那些童夫顿时被惊吓得哭出声来,年长的民夫也骚动起来,突然几声枪响震荡得山谷悲鸣!接着那个翻译大喊起来:“不要动,不要站起来!千万别找死啊!等皇军走得没影儿了,你们再站起来回家。”

年仅十岁的我,由于受到凄惨景象的惊吓,又跑了十余里风寒夜路,到家后得了一场大病。

后来听说,那四个农民根本不是八路军,都是普通老百姓,因为起五更赶着毛驴驮粮食去县城赶集换取生活用品,被日本鬼子在路上抓去,抢夺了他们的牲畜和粮食,又找借口把他们斩尽杀绝。那个女同志才是真正的抗日区干部,在村里筹集军鞋和物资时被捕,没来得及营救出去,也在“彭家坟”惨遭杀害。

日寇侵华,血债累累。那段有着中华民族血和泪的历史,是侵略者抹不掉的罪行!是我们当年的见证者以及后世子孙永远不能忘却的耻辱历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