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云古镇里走出来英雄母女
来源:密云区史志办 发布时间:2019-07-25 20:47

电影《李双双》剧照

张瑞芳祖居所在古北口镇的600多年历史的石桥

张瑞芳祖居解放后建起了供销社

“你的母亲是值得钦佩的。她的许多事,你们做儿女的都未必知道,她是值得尊敬的英雄……” 

“今天请你吃螃蟹,因为《李双双》这部好戏……” 

说这些话的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而受到周总理称赞的这一对母女不是别人,正是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张瑞芳和她的母亲廉维。

6月28日,94岁的张瑞芳在上海溘然长逝,走完了她星光耀眼的一生。在普通观众的心目中,这位在新中国电影史上,与白杨、舒绣文、秦怡并称话剧界“四大名旦”的艺术家,生活在上海,也工作在上海,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实际上,张瑞芳出生在北京,是地道的北京人。她的母亲廉维是密云古北口镇大户人家的千金,张瑞芳随母亲在北京度过了童年,古镇的小道、胡同和四合院,都曾留下这对母女的印迹。 

性格独立的母亲廉维 

张瑞芳的母亲廉维,原名叫杜健如,1889年出生在密云古北口一个乡绅家庭。从小拒绝缠足、一心向学的廉维却被父亲关在了课堂之外。到十七八岁时,架不住亲友们的议论,廉维一狠心,自己把脚缠了,可过了没几天,她就看到二哥寄回的杂志上疾呼反对妇女缠足,廉维立即把脚放了。在偏僻的古北口小镇,她是放足第一人。 

聪慧美丽的廉维在远近八乡尽人皆知,上门提亲的人不断,但廉维一个也看不上。她对父母说:只有二哥替我找的,我才愿意。廉维的二哥杜经田当时正在保定军校(陆军大学)读骑兵科。他有个在炮科的同学叫张基,是河北东光县人。在杜经田的撮合下,张基与廉维成婚了。成婚时,还是穷学生的张基只身一人前往古北口杜家大院,一切都是由老丈人家操办的。 

出嫁后的廉维不要嫁妆,只带了几件随身的衣服就和丈夫一起到了北平。后来,她曾回忆说,远嫁离开娘家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读书。来到北平后,廉维进培根女校(府右街北口)插班读书。张基军校毕业后进入北洋系的部队。1925年,思想进步的张基投奔孙中山先生,并到黄埔军校任教,随后任北伐军陆军中将、炮兵总指挥。 

1928年,张基在军中去世,年仅42岁。居住在北平的廉维受到很大打击,她带着二子四女回到丈夫的老家安葬亲人。其间,为了两件事,一向温顺的廉维与公公发生了争执。一件是,她拒绝了一切亲朋的捐赠,因为她要给儿女树立完整独立的人格;二是她坚持要带四个女儿回北平读书。当时,公公认为,女孩子就留在乡下,不必读书了。可是廉维不让步,公公气得直骂,说出家里出了“牝鸡司晨”的不祥之兆。然而解放后,公公在北平廉维家小住时,夸奖儿媳让孙女读书很有眼光,并嘱咐孙辈们一定要听她(廉维)的话。 

母女都成了共产党员 

在母亲的坚持下,张瑞芳姐妹和男孩一样上了学。1930年,张瑞芳考入了北平市立女子中学。学校每逢年节或新学期开学都要演出节目,张瑞芳从扮演小角色开始,虽然没有什么经验技巧,但凭着执著和灵气,她成了学校里的小明星。中学毕业后,张瑞芳考上了北平国立女子专科学校西洋画系。在这里,戏剧活动更多更热闹,张瑞芳的表演才华有了施展的空间。此时,她的姐姐张楠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张楠的影响下,廉维也于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她的家成为中共地下党秘密活动的重要场所。北平市委书记黄敬、学委书记蒋南翔、河北省委彭真同志都曾到这里开过会。廉维还负责保管党的材料和传递党的文件。 

在母亲和姐姐的影响下,张瑞芳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演出。正是这一时期,她和崔嵬演出的经典抗战剧作——《放下你的鞭子》,演遍全国各地,轰动大江南北。 

1937年,抗战爆发后,张瑞芳和姐组张楠一起参加北平地下党领导的“北平学生战地移动剧团”,辗转迁移,边创作、边演出,边宣传抗战。 

1938年,张瑞芳来到重庆,与多名剧作家合作,演出了《上海屋檐下》、《棠棣之花》、《雷雨》、《北京人》等经典剧目,并跻身重庆话剧界“四大名旦”。 

郭沫若曾写诗称赞张瑞芳:凭空降谪一婵娟,笑貌声容栩栩传。赢得万千儿女泪,如君合在月中眠。说的就是张瑞芳在《屈原》中扮演的婵娟,一次次激起了全场高呼:还我河山,还我国土,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母亲曾误解女儿 

1939年,张瑞芳的母亲廉维带着幼子张进到晋察冀根据地。她先在涞水县做妇女工作,1941年又到平山县保育院工作,把精力扑在一个个孩子身上,因不能顾及到自己儿子,年仅17岁的幼子张进在1942年3月病死。1944年,廉维被送到延安。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了她,谈及家事。廉维痛心地说,大儿子张伯弨还在国民党军队,她一定要把他动员到革命队伍当中。 

在延安期间,廉维一直不愿提到女儿张瑞芳。她认为,女儿变坏了,不革命了,在重庆总和特务在一起。可她怎么会知道,女儿张瑞芳早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且在重庆直接受周恩来同志的领导? 

1945年,周恩来返回重庆后,做了细致安排。当时在国民党军队当炮兵营长的张伯弨刚刚结婚,经贵阳路过重庆。周恩来先通过张瑞芳与其进行了面谈。然后又接廉维秘密来到重庆。这时,她才了解了女儿的真实情况。廉维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红岩村见到了女儿张瑞芳。 

张瑞芳没有料到,在印象中一向身穿旗袍的母亲,竟然变成了戴着八角呢帽,身穿长大粗呢制服的老八路了。张瑞芳带着哭声跑过去连声叫道:娘!娘!您不像了,您不像了…… 

廉维拉着女儿的手颤声说:我要向你道歉,我对不起你呀!……这些年来我一直把你当做已经死了,想都不愿想你。 

听到母亲的话,张瑞芳捂着脸,哭了起来。 

廉维与儿子见面后,张伯弨同意投身革命。当年12月中旬,廉维陪儿子、儿媳与周恩来告别后,一同返回了延安。此后,张伯弨一直在军中工作。

1960年,操劳一生的廉维去世,周恩来总理得知后曾埋怨张瑞芳为何不及时通知他,了解了廉维去世的经过后,提笔为廉维写了“廉维同志之墓”的碑文。 

改革开放后,已是70岁高龄的张瑞芳到北京开会,特意安排时间回到密云,古北口小镇、长城的关口、密云水库库区都留下了她的足迹。 

密云的秀美山川,滋润了张瑞芳的才华和灵气,也造就了“李双双”,这里走出了一对英雄的母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