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战友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5 20:54

1947年春天,我乙化县大队一连驻在燕落村。我是一连的六班长。正吃着早饭,就听不老屯方向有枪声,我班立即集合上了村北制高点——大庙。到上边一看,果然是石匣的敌人出来抢东西。敌人可能不知道县大队驻燕落,否则,他们是不敢跟县大队碰的。我们隐蔽好,专等敌人到来。敌人来了,离我们还有30米了,一排子手榴弹,敌人滚的滚,爬的爬,掉头往东跑。一战成功,我们正在高兴,忽然战士刘景兴倒下,原来他前胸中了冷枪,他疼得直打滚,我过去扶他,他头上淌着热汗,脸色煞白,却说,“别管我,赶快上去消灭敌人!”从村里找来门板,把他抬到老爷庙,他就牺牲了。

在战争年代,负伤有两怕:一、怕飞子弹打中胸部,血流不出来,这叫血落膛,因为这种现象不容时间治疗,牺牲得快。白草洼战斗,杨志大队长就是这么死的。中弹之后,他连一句话未说就断了气。东智村的卢洪恩也是这种情况。我记得很清楚,郑红瑞把他由靳各寨村背到田各庄村东头,他就壮烈牺牲了。这血落膛是不容时间的。二、是负伤后怕得破伤风症,因为那时没有特效药,下甸子村王仲增同志就是在解放溪翁庄战斗中,膀子被手榴弹炸伤,后来得了破伤风死去的。

这些好同志被战争夺走了生命,虽然已经过去40多个年头了,可我至今难忘。往往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有人问我:“老陈,你现在生活也不比别人高,你有什么想法?”我回答的是:过去和我一起战斗过的同志,他们光有贡献而没有索取,想起他们来能有什么想法呢?在我当班长时,我们一连光18岁的同志就牺牲了三个,他们连社会主义社会的幸福边都没沾着一点,如果有想法,也应该为他们想一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