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连狠揍伙会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5 20:46

1947年冬天,天寒地冻,一天早晨,石匣西门瓮城外挂起了一颗人头,面皮冻得僵黄,鲜血凝成了冰花,下面贴着一张大字“告示”。旁边没有围观的群众,过路行人虽没正面看上一眼,但却眼含热泪默默离去。这是谁遭此大难?原来是驻石匣的地主反动武装伙会在国民党正规军的配合下,肆无忌惮地在北庄、太师屯、朱家湾、东庄一带,抓人抢粮、烧毁房屋,残杀我革命干部和家属。罹难者正是朱家湾村的老贫农刘增贵,伙会进村,他没来得及转移被抓住,当场惨死在伙会的铡刀之下。刘增贵何罪之有?只是作了伙会兽性发作的牺牲品。伙会的倒行逆施,闹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形势十分严重。

当时密云县民主政府(今潮河以东地区)仅有县支队两个连,加上几个区小队,人员不多,装备也差,忙于阻击敌人,疏散群众,转移粮食,负担沉重。鉴于残酷斗争的现实,县委请求地委把我县原来战斗力较强,素以作战勇猛著称的老二连调回来,开展局面,稳定地区,救群众于水深火热之中。地委答应了请求,立刻向二连下达了“返回密云,服从地方安排”的指示。

老二连原本就驻密云县,是密云县的主力部队,为了准备大反攻,迎接全国大解放,老二连被调往军分区,编入了警备团,在平谷县境内整编训练,待命出击。连长朱文华听说家乡人民遭涂炭,心如刀绞,恨不能插翅飞回密云。二连得到军分区指示,披星戴月往回赶。部队刚到苍术会村,得到报告:石匣伙会约300人,正在北庄抢粮。朱文华连长暗想:恶有恶报,时刻已到,伙会末日到了,狗东西甭想跑!立即命令全连沿苍术会、鳌鱼沟、苇子峪,超近路全速前进。当部队离北庄还有三里路时,朱文华连长命令战士戴钢盔,上刺刀,兵分三路从落洼后山,向北庄直扑。敌我双方在北庄村东头接火了。枪声一响,伙会妄想集中优势兵力,把老二连挡回去。正当伙会越聚越多,伙会头子部署兵力的时候,二连正面一路的歪把子机枪吐出火舌,随着枪声伙会倒了一片。说来也巧,二连的其他两路也从东北和南面靠近了村庄,吹起了冲锋号,枪声、喊声、号声汇成了奏鸣曲,敌人刚布好的阵势被打乱,嚣张的气焰云消雾散。村头一乱,街里更遭,敌人抱头鼠窜,顺着胡同往北跑。伙会抢的粮食、牛羊、骡马、衣服、被褥丢得满处都是。只此一仗,猖狂一时的伙会再也不敢轻易走出石匣城了。老二连为亲人报了仇,为群众除了害,为迎接密云城的解放奠了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