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十五伙会血洗蔡家甸
来源:密云区党史办 发布时间:2019-07-25 20:44

四七年腊月十四,密云县大队一部(俗称“小部队”)在滦平县五道梁子北山休整。当时我在县大队当排长。驻地离老家蔡家甸不远,兵荒马乱的,一年多没有见到父母了,我便请了一天假回家探亲。

当时父母正给村里蔡姓地主家当佃户,寄住在地主家柴房。我到家时已是傍晚,村里没有人发现,想着住一宿天亮就走,也没有惊动村干部。看到家里还算平安,心里踏实不少。听父母说,五个区干部正在村里搞土改,伙会经常来袭扰,国民党和共产党双方拉锯,形势很紧。

吃过晚饭,唠了些家常儿,我就和衣上炕睡了。大约凌晨4点多钟,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我抄起匣子枪,一骨碌翻身下炕,就往外冲。冲出院外一看,满街都是国民党兵和伙会。敌人也发现了我,一时枪声骤起,我还了几枪,见寡不敌众、突围无望,又急忙返回院子。敌人蜂拥着追了过来。回到院里,见到父母和地主的二房媳妇(我们平时都称她为二奶奶),我父母央求她说:“二奶奶,快找个地方把我儿子藏起来!”,二奶奶赶紧把我引到西厢房,指了指地窖。我边下窖,边对她说:“别走漏风声!”。二奶奶把地窖口隐蔽好,立即转身返回院中。

这时,几个国民党兵也闯进院内,见到二奶奶。噼头喝问:“看到一个人进院没有?”二奶奶回答:“没有。”敌人呵斥:“窝藏共军是死罪!”二奶奶不语,敌人抄起枪托朝二奶奶的后背猛砸。我在地窖里隐约听到外面的声音,紧紧掐着枪,瞄准窖口,准备与敌人作最后的决斗。敌人边砸边逼问二奶奶,二奶奶疼得快撑不住了,我父母在一旁急中生智,憋出了一个主意,问道:“你们说的是不是一个穿灰军装,提着枪的?”敌人说:“是”。“刚才窜后墙出去了!”。那年月经常“跑敌情”,家里人时常越后墙而跑。敌人到后墙一看,果然墙头有新翻越的痕迹,说来也巧。此时区干部与敌人在墙外村北接上了火,一时枪声大作。敌人见状,喊了一声“追!”纷纷越墙追去。这样,我算躲过了这场劫难。父母嘱咐我,赶快回部队,革命不胜利就别回家了。我随部队南征北战,一直南下到广西参加剿匪,后在江西上军校,1956年才复员回乡。

事后听说,是蔡家甸东沟的伙会头子高万川,发现共产党的区干部在村里搞土改,便纠集蔡家甸及邻村几十个伙会,勾结驻河北白旗的国民党正规军一个营的兵力,乘夜奔袭蔡家甸,妄图消灭土改工作队。由于事先不知道我在村里,敌人把主要精力放在围剿土改工作队上。我虽然躲过了一劫。但土改工作队却付出了惨重损失。5个区干部,除一人藏在李姓地主家大厨柜夹层内侥幸逃生外。其余4人在突围时全部壮烈牺牲。敌人撤走时,又把村贫农团主席史殿贵抓走,并用石头砸死在北山长城边上。伙会头子高万川最终没能逃脱人民的惩罚,建国后被人民政府镇压。土改分房时,我父母感念西厢房地窖救了我一命,要求把此房分给了我家。

几十年过去了,每每回忆起这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心中总是难以平静,我感激二奶奶的救命之恩,怀念这次事件中牺牲的同志,特别是那些我不曾认识的先烈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